《海派诗人》名家有约——杨绣丽 漫游外灶村(组诗)

2019-11-5 08:58  |  作者:杨绣丽  |  来源:《海派诗人》

  
  杨绣丽,本名杨秀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诗词学会副会长、上海市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上海作家》、《上海诗人》杂志副主编,中国报告文学学会青年创作委员会常务委员。著有作品十几部。作品曾获第15届中国人口文化奖文学类奖、首届“上海国际诗歌节”诗歌比赛一等奖、第七届徐迟报告文学奖提名奖。

《白山羊》

岛屿温柔而暖和的精灵
一定是太阳和月亮的子民
它们温暖的部分
像洁白的月光
像漫布地面的阳光
我无数次计数
它们白如棉花的身体
在失眠的祈祷里
整个世界住满了白山羊
这是最初的安宁
住在故乡湿润的枝条上
每次回乡都要去看看
养在老屋的这些活棉花

两三朵绵绵的幸福
不是当初的容器
但依然继承千百年的内涵
在故乡的田野上
它们守住我最忠诚的凝望
今天我不再是
为白山羊割草的少女

但在都市的床榻上
我总是梦见
它们从月光里走下来
陪我一起返回故乡


《甜芦粟

甜蜜的方言
涌动岛屿的糖浆
涂抹在生活
任何一个角落
你锋利
像一次初恋
我诗意的手指
曾为你受伤
复又因你而痊愈
我渴望拥有一个
像你这般甜蜜的港湾
我学着你的样子

从这片湿润的土地
向天空举起自己的语言
于是滚滚的浊世
飘起我们洁白的忧伤
不绝如缕
隔着一片苍茫
秋天绵长的欢乐
通过父亲的手
通过母亲的手
让我再一次想起
你是我的一部分
也是太阳的一部分


《西沙湿地

入口就见芦苇
走到深处还是芦苇
无际无涯的一片
或许,这就是湿地的诗
入口听见鸟鸣
走到深处还是鸟鸣
鸟鸣应和着涛声
我们不说话
或许,我们的心跳就像
一记记鸟鸣
或许,一波波涛声就是
我们的心事
入口和深处
有一条木栈道蜿蜒其间
它是云端的过客
我们做散漫的仙痴
在这里,池杉是通灵的舞神
沙蟹是悠游的顽童
在这里,白鹭为长江托起翅膀
苔藻为湿地记录来年的地质
西沙湿地
故乡的一只排箫

当它在我的指间吹出云曲
我愿做一片巩草
沉潜在水塘腹部
与野茭、马兰为邻
怡然自乐
与世隔绝……


《漫游外灶村

从远处看上去,红叶石楠
应该是这个春天的第一笔描写。
当雪白的水泥路把我们引入美丽的乡村庭院。
我走近这样一个寂静的村庄,
此刻它骨子里正怀抱着
我熟悉的味道。
带着煮海制盐的余韵。
我走近这样一些房子,
菜地、土豆、芦苇、鲜花、小木船……
此刻我好像和它们一起跌回燕子的梦境,
成为村庄上一个割草喂羊的
姑娘。

再往前走,
一架废弃的拖拉机,
已然重新刷亮
带着过去年月的收成,
生动在泥土的画框。
像是博物馆里一件古老的藏品。

以白墙为纸,
一个叫不出名字的竹编物件,
一幅幅乡村文人的书院诗画,
盛着我们沙子一般涌动的愿望和乡愁。
“姐妹微家”的缤纷示栏,
向我们展现了春风穿越庭院的模样。
五月的枝蔓里,
诉说的都是红花继木的容颜,
姐妹们的巧手,
让田园嫣红、让春意湛蓝。

春天了,
当我们不期然闯入这个村庄,
眼里尽是红叶流星、
眼里尽是美丽的庭院,
村庄外面,地铁正像长箭无尽地伸展,
就像春天,种子的旅行,
把我们的漫游拉得很远。


《风信子

我将和风信子一起承担
美的风险。当它在我房间里
失眠,写信
几乎掏出那颗鹰做的心
我将和它一起,支撑原野上
那开向苍穹的信仰

这原野,我们睽违已久
那些温厚的牛羊
一只只走失
但是还有风信子
在风沙中,将篱笆牢牢筑起

决绝、虔诚
这两个字眼像铁
焊在风信子的字典上

人生值得一做的事情
不过如此:无论浇开哪一棵风信子
被风琴引走的孩子
将千里迢迢返回,含泪跪在母亲跟前

我和风信子的信仰
撒下野花茫茫
在大地贫瘠的腰肢上


《一朵荷的声音

旷野高古,荷花素净,
如一枚枚别针,把人嵌入
过去的某个时空里:
池上,河中,天上人间……
一朵荷花就是夏天最素雅的言辞,
是人世最深沉的面孔——
当画面色彩被它自身所肯定,
天堂立时完成一半——
细数着荷,细数着时间,

我们品味宇宙线条和荷之香醇——
远古之琴带着闪耀和一抹淡定,
汲引一场骤雨的甘霖:
在宇宙尽头,在六尘之外,
一朵荷花就是一段不可企及的旋律,
是一声来自于原初的叩问——
水面之下,荷之根静虑而深密,
如同秘藏,无可替代,
那是你内心的荷,豁然开朗——
浊世流转,荷花安稳,
当我在城中写着它,
它带给我安宁,好像它在旷野中
写着我,写着我那被海水
打磨的语言,写着我沙哑的乡愁……
当它静泊于纸页之上,
天地灰暗,惟此一朵,
如此明亮地穿越茫茫雾色,
独自为人世歌唱——
旷野高古,荷花素净,
一朵荷的声音,无休无止,
显露出时间的光泽和心灵,
好像它是雾锁长江时听闻的一记汽笛,
若没有它,永不知如何
靠近家乡的温馨——


《乡村公路的午后》

暴雨,从车后包绕上来
银白的雪佛莱像一只舟或者一柄桨
我这个技艺平凡的掌舵人
笨拙地拨开磅礴的雨水
乡村公路成流线般湿润的腰带
围住岛屿
围住我四周的天与地

雨雾中赤焰不再
雨雾中清凉翠绿的田野
和稀疏的村庄
此刻,
它们是失语的孩子
张开着它们七月的干渴
它们吮吸、欢畅,
埋首于暴雨的腹部
如此怡然自得
像埋首于它们母亲宽广的胸膛

多么孤独的瞬间
雨把力量交还给雨
雨把寂静交还给我一个人
世界似乎并不存在
除开这笔直的乡村公路
像鸿蒙之初的混沌

蓦地,我看见奇迹
只那么一瞬,暴雨骤然停歇
雪佛莱的反光镜中有虹彩在延伸
乡村公路成晶光闪烁的彩带
落日正肆无忌惮地
从车后昂然升起

我朝着东方,
朝着东方一路疾驰
太阳正在我的背面
像温柔的月亮般和我对语

这乡村公路的午后
这翠绿世界的午后
滂沱、静美、不为人知


《让雪回答

让雪,来得更厚一些吧
那时候,我们的房子
就会被寂静所叫醒
我们的道路就会被故乡所安慰

让雪,来得更厚一些吧
让阳光带着我的笑容,
扑到你的窗前
让雪松为了纯洁承受灰烬

让雪,来得更厚一些吧
让松鼠跑得更慢一些
让天空的面包师,
就在这里停留,停留到下一个世纪

那时候,我会沿着积雪走向你
走向幸福的归途
那时候,陪伴我们成长的树
还会刻着蝴蝶的名字

让雪,来得更厚一些吧
让雪回答浮世,它来自爱的原子
它是让大海变蓝的根源
它是让泉水心跳加速的火焰


《轧过铁轨的诗句

轧过铁轨的诗句,
一寸寸,沉重。
比背后的山城,
更加浓郁的暮色,
淹没远方的峰峦和
前行的方向。你经过无数
的村庄,孤单的唇默念
那些陌生的地址和定位:
滁州、南僬,藕塘,小栾,大杜……
这些遥远的村庄,
在铁轨的边缘一片片向你蜂拥而来,
类似桐树的树叶以及四叶草的轴线,
缠绕入午夜的辽阔。
也许,你的到达已经是接近
黎明的沉睡。
更远处,白昼的尘世如
车轮驰过。
雨冲刷树冠,,
一切慢下来,
前方,
——是上海。


责任编辑:杨博         沈彤
新闻热线:021-61318509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上海文艺网客户端
上海文艺网手机
文艺电台客户端下载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54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