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行

时间:2018-11-28 15:36  | 作者: 吴钟麟  | 阅读 :51

  初上北京,处处新鲜,深感一派皇城韵味。

  豆腐脑

  对于豆腐花,上海人并不陌生,鲜嫩滑口,名字也取得好,一片片豆腐象一朵朵花,挻有诗意。然而,北京人却叫它“豆腐脑”,初一听,说实在有腻心之感,北京人却说:“这难道不像?又哪点像花?”的确,白糊糊的一堆倒真像脑浆,虽说不太美,却说得实在。

  在北京到处可见实在。各类包子沉甸甸的,一口咬去,鼓鼓囊囊的全是馅,决不会“嘴尖皮厚腹中空”。端上来的菜,无论荤素,无论鸡鸭鱼肉,都极少用佐料,靠的全是菜的本色,不象上海的菜大都被调料色裹着,因而味道大同小异。而且量足,一盆宫爆鸡丁可抵两盆光景。

  北京人讲究的就是“实”。有家餐厅名字就叫“实其腹轩”,轩字够雅的,但根本还是为“实其腹”,而不是什么品尝,实到直书程度,其务实精神可见一斑。

  爱晃脑

  侯宝林有段相声说北京人说话最简短,这话果然。他们用得最多的是“没事”,“没准”以及“行”,而且不爱罗苏,从不跟你重复。

  后来渐渐发现不少人难得开口,爱用形体语言,并且不是招手,而是晃脑。有回我在东单下车,问王府井大街可在附近,她点了一下头,我又问去天安门广场怎么走,她用下巴往右一歪,算是回答了,只有一竖一横的动作,不发一点声。我怕搞错,又复述她的回答再问她,这回更简单了,她只点了一下头。记住,千万不要再问,否则会不耐烦地甩给你一句:“不是已告诉了吗?还问!”

  不仅如此,他们只对一连串问话中的要点回答。某次我问去军博的车站在哪儿,那人照例往前一抬下巴。我再问有多远,他就不再反应。我又问有几路车可乘,他说到那儿就知道了。我这才相信:在小事上他们不愿费神的。

  五角钱

  从首都机场降落起,奔入眼帘的全是个“大”,奔驰在宽阔的首都机场路上,犹如还在蓝天上飞翔。

  岂止城大路宽,大渗透到各个领域。早点买包子以斤标价,十三陵卖桃子以袋计数,从不一个个挑,买果脯、茯苓夹饼成套起卖。印象最深的是车价。我的住地到天安门的距离相当于江湾五角场到徐家汇,可是只花两角钱。

  如果花五角钱就可乘完绕城地铁全程,还可换乘直通郊外苹果园的另一条地铁而无需再买票,换句话说,只要不出车站,花上五角钱就可任你从早到晚全地下城东游西荡,从不会跟你一站站计算。

  一位导游跟我调侃:“我去过你们上海,见过你们的半两粮票,没说的,只能吃半两,多半两就撑不下了,我们哪管这么细!”

  是的,北京什么都讲“大”:大碗茶,环城路也大,天安门广场是亚洲最大,加上前面的,确乎皇家气派。

  1995.8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