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夹上的美饵

时间:2018-11-28 11:57  | 作者: 吴钟麟  | 来自: 上海文艺网  | 阅读 :47

  无法空守寂寞的她,终于被鼠夹上的美饵驱动起如潮的欲望……

  手术室门前躺着的范冰茹又一次睁开那双失神的眼睛,看到手推车旁边只有永远神情古板的他——柳光达,她禁不住潸然泪下,怀着无限惆怅接受那切除双乳房的手术……

  校花唯一的骄傲

  范冰茹是某女中的高材生,曾经编织过许多美梦,但父亲是国民党少将,毕业后就只能报考当时冷门的师范大学,内心极为懊丧,郁郁寡欢。

  一个偶然的机会,校篮球队发现了她,篮球竟为她带来了欢乐和荣誉。她身材高挑、灵巧,特别那诱人的曲线又身手不凡,每逢她上场;总是吸引大批观众,赢得各系男同学频频鼓掌、喝彩,“女篮之花”一时名满校园。

  不想,在一次高校女篮联赛的决赛中她突然晕倒。

  范冰茹患的是急性心肌炎,一直昏迷了五天五夜。

  她总算苏醒过来了,可是只有老母亲陪伴,教练也来过,但只有一次。而篮球场上的拥趸却连影也不见,悲伤又袭上心头。唯一的意外,是有个叫柳光达的青年却天天来,而且每次来之前总是去花圃里采摘鲜花——那时少有鲜花上市供应,特别是自第三晚开始顶班,让老母亲休息。在确诊范冰茹患先天性心脏病后,这位小伙子非但热情如故,且表示愿意伺候她一辈子。她感激之余,苍白的脸蓦地泛起红晕——哪个少女不怀春?

  他们开始了花前月下之旅。柳光达是三代清白的工人后代,然而老母亲知道两人的事情并没有反对,因为当时范冰茹遇到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她即将毕业。若不找个红五类,十之八九要被安排到穷山沟去。决定的时刻到了,当柳光达再一次说“即使患瘫痪,我也永不变心”时,范冰茹忍不住一阵激动,难为他对自己一片痴情,已没有多少奢望的她终于点了点头。

  丈夫出差不在家

  毕业后范冰茹果然没被分配到穷山沟,而是在郊区的一所名牌中学当了老师。柳光达则进了农科所,并很快当上了副所长。夫贵妻荣,不但住上了新公房,而且物质生活富裕。人人都羡慕,嫁出身好的丈夫就是好,她也心满意足。

  大约在婚后半年,范冰茹所在的学校分配来一位名牌大学毕业生邱人杰。宁静的校园开始起风了。

  起初范冰茹对邱人杰的傲气有抵触,要不是自己的出身关系,准保也能进那所学府,有什么了不起的。后来对他侃文学时的滔滔不绝产生了兴趣。邱人杰的口才与柳光达的讷言形成鲜明对比。两人交谈才逐渐频繁了。

  初秋某个夜晚,突降的雷阵雨使他们滞留在办公室,而其他人都走了,闪电不时照亮窗外的校园。邱人杰结束了对易卜生笔下的娜拉的分析,突然转换话题,问范冰茹想不想听听人们对她的评论。这类话题无疑是永远最受欢迎的,尤其对女性来说。

  “人们称你是‘官太太’,要啥有啥!”

  她吃了一惊,但又有些自豪,也更有兴趣。

  “但是,”邱人杰深深看了她一眼,“我并不这么看你,这是庸俗的眼光,难道有吃有穿有地位就满足了?那同被人豢养的猪有什么不同?我认为在表面幸福的背后,你实际并不怎么幸福。”

  她又吃了一惊,这可是第一次听到。

  “恕我冒味,你的情感世界是丰富的,而你的那位先生却寡言少语,一心扑在工作上,难以同你作充分交流……”

  邱人杰没有继续说下去,范冰茹却不能平静了,因为这正说到了她的隐痛。她丈夫是个事业型男子,成了家后,在满足了妻子的物质需求后,就全身心去立业,白天根本见不到人影,就是晚上也半夜返回,而且到家总是倒头就睡。有时陪伴去看电影,也多半呼呼入睡,因为他太疲劳了。他们夫妻生活确实少了点情趣。

  见她沉默不语,邱人杰又吹风了:“让我来判断,你们的婚姻也是无奈的结合,是政治压力下的畸形儿。”

  “你!”范冰茹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走到走廊上。雷声正退缩到遥远的西北高空云层中,闪电偶尔无力地划了几下,空气清新而透着凉意。办公室灯光下,花圃中的月季若隐若现,似是含羞答答。她忍不住瞟了他一眼:看不出他倒是感情细腻的情种,究竟是学文科的,嗨——

  她微感颈间长发拂动,转过头来正见邱人杰的闪亮眼睛,好智慧!他在准备报考研究生,准行。她也想去试试,问能否请他辅导?邱人杰欣然应允,两人握手为约。一股暖流直通心窝。

  “明晚欢迎来我家。——他出差去了。”

  初尝禁果的夜晚

  当晚范冰茹又失眠了。她多次跟丈夫商量报考研究生的事,柳光达都满口赞成,需要什么尽管开口,说着就入睡了。这又有什么可指责的呢?但她情不自禁地想起刚才的情景,邱人杰却是如此贴心!往日隐约的空虚感陡然膨胀了起来,生活是缺少不了情感交流的。她企盼天快些亮,明晚这儿——多么压抑的房间将是何等的温馨!

  他们的谈话第一次在两人的空间里进行,双双埋身在长沙发里,一边放送着柴柯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邱人杰又即席发挥,大谈梅克夫人的悲剧,既然爱那就不要顾忌什么世俗舆论,否则既苦了自己又于事无补,人们不照样议论纷纷吗?干脆结合,干脆公开,至少能享受到爱的乐趣,在这方面安娜。卡列尼娜就了不起!

  范冰茹听得入了迷,喝饮料,尝梨子,满屋咖啡香味满桌青青生梨皮,乐曲已换了比才的《卡门》,谈话自然转到大胆放纵的吉卜赛女郎身上……

  “其实,你也具有吉卜赛女郎健美的体型。”

  邱人杰的馋眼落在范冰茹高耸的胸脯上,这一向是她引以为骄傲的财富,但被人当面称赞还是第一回,不觉脸上泛起红晕,怯怯地说:“是吗?”

  “那还有错!我会画画。”

  接着他又谈人体解剖,什么矢切面,弧度,叫她站起来挺胸让他观察,说就丰满度来说具有西方人因子,东方人较扁平,据此判断,她祖上一定有外族血统。这一席话说得范冰茹无限兴奋,以致答应解下乳罩让他清晰地欣赏,并还进而不介意他的抚摸。一股热流电击似地穿透心窝,望着异性那双交织着贪婪而又赞美的神情,她又一次感到自豪与满足,但与丈夫相处时不同,现在伴随着的是紧张与慌乱,更没想到同时竟还有异样的兴奋,不,是亢奋!在这一刹那间,她想起邱人杰反复谈及的弗洛伊德性爱论,男子爱找妓女作爱大概就为追求这种感受吧,满心虚幻冲劲,最后她竟同意两人也作一次尝试去体验……

  凡事开头难,从此一发不可收。她深悔自己以前太守旧了,为什么不好好享受自身的优越条件呢!当初要是开放一些,那是何等的风光!现在要好好补偿!

放纵欲望悔已迟

  正当两人如胶似漆之时,邱人杰研究生榜上有名,却没想到黄鹤一去不复返,把范冰茹重新抛人冰窖。

  原本他们相约共同考取研究生,跳出这郊县,比翼齐飞,现在却被遗弃了,这是她做梦都不曾想到的。如果从此她清醒过来,悬崖勒马,那也许会“柳暗花明又一村”,不幸的是,她却随着那条时行的思潮越陷越深。

  她回顾了全过程,终于明白邱人杰在实践弗洛伊德的性爱论,什么追求女性独立,实际上是把自己当作妓女,自己被玩弄了,新思潮原来是鼠夹上的美饵!但性开放也确实令人陶醉,换个角度,自己不也在享受他吗?再说,此端一开,万难打住。往日独处空室,观赏电视剧尚能伴随消磨时光,现在却一刻也坐不住,每景每情都会牵魂到往日的良辰美宵。她虽然很恨邱人杰,但他带给自己的消魂之乐却是前所未有的,也给自己打开了一扇纵使跳崖也情愿的窗户,她感到日夜在受煎熬。

  如果说上次她还是被引诱下水的,那么以后却是她引诱别人了。她吸取教训,找独身的靠不住,要找个成了家的,那样既易满足却又不易变卦,就这样,范冰茹不但勾引了夫妻分居两地的朱某、龙某,还勾搭老婆就在身边的汪某。甚至在她家安装热水器,穿着油腻腻的工作服的,

  一星期后她却和他共同试浴热水器,她对他说:“美国著名影星泰勒不是嫁给了一个工人吗?她要尝尝野味……”班上一名学生的父亲是名暴发户,小学文化,做股票、当掮客、搞长途贩运发了财,买了幢花园别墅,

  她也如同包妹似的,隔三差五按响了花园别墅的门铃……

  她几乎疯狂。你无法给她扣一顶卖淫的帽子,她并不收取钱财,岂止如此,她还时常破费。她把这看作是对时代亏待她的报复:你们压抑了我青春感情,现在来它个加倍补偿。

  正在她如醉如痴时,不幸的阴影在悄悄逼近她。那天她躺在花园别墅的席梦思床上,那暴发户粗糙的手掌在她隆起的乳房左侧摸到了硬块,厄运就开始明朗化了。命运竟是如此毫不留情,病情发展极为迅速,很快蔓延到两只乳房,经诊断为:患了乳房癌!

  起初她坚决不相信,但科学是无法抗拒的,这才想起自己欣赏的好莱坞影星泰勒,医务界似乎有此一说,性乱者易致癌。她俏丽的脸庞重蒙上厚厚的阴霾……

  然而更让她伤感的是,从此那些性伙伴都对他避而远之,唯一心焦如焚,里外奔忙的就只有她丈夫柳光达了,他甚至为她放弃北欧考察。

  他后悔平时对妻子关心不够,给予情感交流太少,而感情的抑郁是女性患病的重要因素——他这么认为,他要弥补疏忽。当她听完丈夫这一番忏悔,更是追悔莫及,这如同伤口上撒盐,她常常感到刺痛。她想,要是生活能够重新开始就好了,她一定会安静地生活,好好对柳光达。可是一切都晚了,病情发展到最后阶段,必须立即手术,双乳全部切除。否则危及生命。

  “教授,”范冰茹满含心酸的泪眼望着白发苍苍的主治医师,“我想你一定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这样的手术对于女性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残酷的了,而对我来说,尤其如此,但最宝贵的毕竟是生命,所以……所以我恳求您的手术彻底些!我从没求过人,这是第一次!”

  “这你尽管放心!”教授不仅清楚她的情况,而且也了解她的艳史,“这是每位医生的职责,谁都不希望也不允许复发!”说着深深地盯着眼前的女性,嘴唇嗫嚅着,但终于没说出那一句话:我只能斩除生理上的病根,剩下的心理上的病魔还得靠你自己去清除。

  刊于1998年2月号《金桥》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