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帅哥”

时间:2018-11-28 11:45  | 作者: wzl  | 来自: 上海文艺网  | 阅读 :44

  正在小区散步,忽听得背后一声亲昵的唤叫声:“妮妮,咱们回家吧。”我以为是叫她女儿,但回首却见衣着讲究的中年妇女呼叫的却是一只穿着羊毛背心的小花狗,只见它屁颠屁颠地跟着往家走。这是当今常见的一景。

  我也曾能呼叫,不过听话的是只小公鸡。

  史无前例的“文革”期间,“三结合”——革委会难产,我的“两结合”——结婚却完成了,“三结合”依然困难重重,我的“三结合”却要实现了——妻子怀孕了。可是愁与喜结伴光临。我虽常年把关毕业班,但那年头没有系数一说,教高三与教初一待遇一个样。当班主任那是信任,津贴没一分,这是“外患”;又有“内忧”:家父受冲击,工资猛砍一大半,我又是长子,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弟妹,所以微薄的工资一到手就“四化”了,只剩下角票,区区几十张怎么够为产妇准备坐月子的营养呢?

  任何事物都有两重性,那个时期没金钱却有空闲。学校停课闹革命,教研组长竟全荣升为反动学术权威,监督劳动,学生则四出串联,昔日书声琅琅的校园刹时空荡荡,我是青年教师侥幸成了“自由人”,一下子无粉笔要拿,整天望日出日落,受邻居启发,操作起曾被我认为是不务正业的鸡鸭养殖之事,一来缓解贫穷之困,二来闲着也就闲着,活着总得做点事吧。

  化了不到两角钱买回来四只绒球似的黄毛小鸡,化钱不多,不伤元气,却犯了愁:搁哪儿?我只有十多平米一间房,总不见得与我“同居”吧。幸好房间前有个小型假山洞——我校是拥有近三百亩土地的大校。可是得有鸡笼,不然就成了黄鼠狼的免费午餐,这又让我犯愁,一为不知何处可买,二为又得动用可怜兮兮的金库。又是幸好,我校有木工厂,那里有不少边角料,老张老师傅理解教书穷先生,让我随便挑,我千恩万谢,本想麻烦他帮忙,又想人家已够意思了,做人不能得寸进尺,就借了锯子鎯头自己动手。叽苟叽苟,叮叮当当,我居然当起小木匠了,居然给四个小家伙造了所“别墅”——鸡笼。望着小绒球们安然眯起眼睛睡在里面,我自我欣赏:谁说知识分子都四体不勤啊?

  衣食住行,生活四要素。作为动物的鸡的衣是不用劳神的,不过当今的狗有人却给穿衣套鞋,怕它感冒,小康了,那年月都是赤膊上街,却不见偶感风寒。住房问题解决了,伙食又迫在眉睫,虽说校园很大,散养有的是野食且营养高,然而那时几乎家家都当养殖户,满园鸡鸭成群的,岂止僧多粥少,早就“货已售完,明日请早”了。在清洗蔬菜时忽然开窍,蔬菜外层老皮以菜头嫌口味欠佳,常丢弃之,何不切成碎料给鸡吃,畜生还容它挑剔?有得吃就得感谢了。淘米时又获启发,据说这淘米水营养异常丰富,与菜粒相伴岂不成一盆“奶酪”?有时还从食堂带一些残羹冷餐,给小家伙们打打“牙祭”,不想它们吃得可欢,日长夜大,尽管没有“牛奶面包”,照样长得体壮毛亮,我又得意:谁说知识分子五谷不分?

  更令我喜出望外的,其中三只竟是母鸡,而且生蛋很勤,间天一个,真是“生女好”啊!可是又愁上眉头,妻子产期还早着呢,该怎么保质啊?冰箱,在那年月平民只是偶闻其名更是从未见其尊容。又幸好那年头每年要带学生三次下乡支农,结识不少农民兄弟,他们授我诀窍:藏在砻糠里。果然灵验,我把农民兄弟赠送的砻糠放在皮鞋盒子里,在蛋写上日期排列在内,几个月后敲开来只只不沾一点壳,真是土制绿色冰箱啊!

  三个“女儿”供应了一百好几十蛋,好疼爱啊,但并没有因此冷淡独生子——小公鸡。它长得一表鸡才:雪白的鸡毛,血红的鸡冠,特别是眼睛围上一圈浓黑,酷似熊猫,又像戴着眼镜的小博士,人见人爱,都昵称它为“小帅哥”。别看它招人喜爱,走到哪家门口哪家总要赏点美食,但它头脑清楚,绝不有奶便是娘,绝对只认定我。不管跑多远,在哪家享赏食,只要听到我“咯咯咯——咯”一声叫唤。它便欢快地奔回来,有时还会扑腾翅膀,恨不得飞过来。

  儿子满百天,须拜见外公外婆,当然得带礼品,可是太轻拿不出手,太重又掏不出钱。正在犯愁忽听得“小帅哥”一声声叫,仿佛说:“带上我,保管喜欢”。果然,把它放到三楼顶的晒台上,它一点不怕生,频繁转向点头,似在向亲人打招呼,还转圈踱方步,还伸长脖子,亮起清脆的歌喉,赢得大家一片欢笑。

  正在这时意外发生了,附近黄浦江上轮船突然拉响了汽笛,惊吓了小帅哥,一扑翅跃上高高的屋脊,似乎初次登高望远受激励,又跃上邻家更高的屋脊,临风翘首远眺江上远景。从未见过它趾高气扬得意劲,看其神态好像不再想下来了。这下急坏了全家人,可是鞭长莫及,千呼万唤不理睬。万般无奈只得由我出面,如同往常一样,我只“咯咯咯——咯”一声叫,小帅哥旋即毫不迟疑地连跳带展翅直朝我这个最可信赖的主子奔来,就如同那只小花狗回暖窝,但它却不清楚自己并不是宠物,再说那年代也不像当下,那时忙填饱肚子,哪有闲情逸致,结果它奔向另一种窝——热气腾腾、酒香扑鼻的特大汤碗。我望着浸在嫩黄色汤里身上洒着翠绿葱花的它半闭着的眼睛,不胜唏嘘,它太轻信我了,殊不知受宠爱原只为能作盘中餐而不是别的什么而已,不然此刻正在远走高飞奔向属于自己的自由天地……

  2017.12.20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