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围墙的人

时间:2018-11-28 10:50  | 作者: 吴钟麟  | 来自: 上海文艺网  | 阅读 :46

  吃狗肉

  我简直没想到,他壮实得像狼狗,三年前却像只猴,那时刚从“山”上下来,当临时工,现在当上了个体户。

  “当然是‘斩’顾客‘斩’壮的。”

  黄老板倒爽快。一碗咸菜肉丝面至少赚三角钱,而且比大排面好赚,大排面实打实,小了,薄了,就一趟头生意,咸菜肉丝面究竟有多少肉丝,就只有天知道了。

  “不过,凭良心说,也靠政府关照。”

  黄老板“嘿嘿”一笑,摊心底地说。加在个体户头上的税确实不少,个体户像块白糖,都来斩一块,但都可承受。就说营业税吧,先让自报营业额,税务员来核实只是毛估估,问问面条斤数,看看菜肴品种,数数桌凳数目,定出个大约数,还许讨价还价,这里的油水多的莫劳劳,要是算盘打得三十六档,我们只好去吃西北风,要发就只能发“大头疯了”。

  “你这个体户心到蛮平的。”

  “不要白相得太适意噢!”黄老板给我泡了一杯半百一斤的茉莉花茶,“不瞒你说,我们头上有紧箍咒,照派出所说法是‘没有围墙的人’,听不懂?就是没有组织领导管的人,派出所经常把我们叫得去开会。我懂,要不抓紧点,我又会回到那个‘围墙’里去,所以我现在很满足,白天我靠手气扒分——最近我考得两级厨师证书,晚上,‘咪’点酒,摸摸牌,——对了,请跟我来。”

  店后草地上拴着一条大狼狗,昂首半人高,叫声如闷雷,两眼似手电,见生人就趴下欲窜!吓佬佬的。

  “你这是为夜间防盗养的?”

  “不,是为养生。养到今年冬天,它就在我肚子里了。狗肉香喷喷,狗皮熬成膏,壮腰补阴。”说着猛打胸脯,蓬蓬!象脚踢铁门,“可以吹三天三夜的牛,不打瞌睡。”一脸的得意相。原来如此!

  “斩”客经

  有斩不斩猪头三!那天我正要打烊,进来三个陕西佬,张口“拣好吃的上,别管价!”冲头来了,我立即精神抖擞,打开冰箱一扫苗,炒!废物正好出送:

  一盆鳝鱼头,还没来得及扔垃圾箱,放上浓油赤酱,开足大火煮得沸滚达烫,倒足半包味精,再加胡椒粉、鲜辣粉、花椒粉,连我都说不上啥滋味。我提心吊胆,不料这三个“缺稀”(土话:傻瓜)吃得大叫味道嗲:“好吃的还有伐?”

  我胆大了,端出化五元钱买来的死甲鱼。老套子:红烧,清燉营养好,但要露马脚,跟他们说:红烧甲鱼是九十年代新工艺。现在人最爱吃时髦。不管甜酸苦辣的调料照加不误,味道越怪越受欢迎,果然啃得只剩下啃不了的骨头。

  我真懊悔这类次货留得太少了,我总算烧了两条昌扁鱼,这是唯一上得了台面的菜。

  在他们酒醉饭饱后我开账了。下面是我的原话:常言道“青鱼吃头尾”,头最珍贵,今天各位吃的满满一大盘鳝鱼头,黄鳝啥价钱一斤?大方一记,算个整数:30元,不贵吧?甲鱼,天下第一补品,延年益寿,现在市面上缺货,平常不卖高价不拿出来,各位从内地来,看得起我,交个朋友,就收四十元,客气伐?两条昌扁鱼地道时鲜货,到大饭店去打听打听,没50元叫不动,阿拉图个下趟生意,也只收三十元,要是我骗人,你们尽管来倒反账,阿拉吃进,不撒一个屁——其实我吃准这三个赤佬明天就要回到山沟里去了。不见得再出车钱找我算账!成本不到十只洋,净赚一百五十元。啥?告我?又没发票告个屁,我是没围墙的人,怕啥?

  1988.7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