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刹车》—陈佩君 中篇(11-12)

时间:2018-5-17 17:27 |作者: 陈佩君 |来自: 上海文艺网

    此小说纯粹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无法刹车
  
  陈佩君
  
  让大海给你诠注爱的苦涩/让潮汐声漫过你的心墙/漫过你不曾设防的堤坝/你成为大海的呼吸/完成深潜到翱翔的过程
  
                                                                                                                                                                      —— 题记
11
  
  葱郁林草、奇特山石的乌鲁木齐的南山,气候宜人,正是旅游的最佳时机。南山牧场是一种优美的绿意。温柔身穿一套绿色的休闲装,骑在温驯的马背上,目视前方。前方是一片开阔的视野,云很低,仿佛触手可及,一些牛羊在她身边自由来回走,温柔不由自主深深地呼吸。
  
  这是没有列在温柔行程内的计划。文化馆馆长原本是让其他人出差,但客观和主观两种原因,最后两天里才决定让温柔替代去。能有新疆南山的采风任务,温柔觉得这是馆长给她创造的机会。谁知登上飞机的那一刻,遇到了季波折。据说上海与新疆公安局有对接项目,这次上海公安局公派季波折去新疆南山。两个人都感觉很意外,也感觉倍受温暖,在登上飞机找到自己的座位后,不约而同地说,我与别人调换一个座位,与你坐一起。等到温柔将座位调换到季波折的座位上后,便围绕马晓青这个话题展开,直到飞机慢慢接近地面,季波折答应温柔一定会让马晓青离开养老院。
  
  温柔闭上眼睛在深呼吸南山牧场的氧气时,脑子里出现了季波折的影子。在这样开阔的风吹草动见牛羊的地方,思路不再逼仄。与曲汇河走到尽头,就像此时她手持缰绳骑在这匹马上一样,发现没有草的尽头,只能让马回头,帮着一起寻找有草的地方。就在她与季波折分手各自工作时,接到了马晓青的电话,问她在哪里?又问她还记得陈然然这个名字吗?一连串问话始终让温柔莫名其妙要与季波折联系一起,隐隐感觉到自己即将要对不起马晓青。
  
  当她回答马晓青,她现在新疆南山采风,马晓青连忙回答季波折也在新疆南山,问温柔是否碰到他了?如果遇见他,一定要好好开导他,他需要有个全身心照顾的女人。马晓青告诉温柔是她中意的人。温柔听了不知如何是好,原本心里那点闪念也荡然无存,心里只有委屈地念道,马晓青啊,你用的是欲擒故纵手段,哪个女人肯这样拱手相让呢?
  
  两天后,季波折打电话给温柔,温柔起先不想接这个电话,因为脑子里一直被马晓青那句话纠结。但由于季波折不停地拨打,才使温柔去接听他的电话。季波折开门见山地告诉温柔,蒋栋梁与他在一起,他们是在工商局碰到的,他希望她能与他俩碰个头。温柔听得晕头转向,来不及思考多余的东西,吞吞吐吐回答,她已离开养老院,不再是院长。季波折不紧不慢,温文尔雅地耐心解释,这与院长没有关系,因为在异地与蒋总碰上了,所以就在异地聚一聚,没有其他意思。
  
  挂断电话,温柔已经没有方向。开阔的视野怎么突然变得狭窄了呢?牛羊依然在漫不经心地吃着草,各管各的,毫不相干。她实在没有想到蒋栋梁也会在新疆南山。好不容易从曲汇河那儿挣脱出来,怎么一听到蒋栋梁的名字,就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曲汇河?
  
  当季波折发短信说曲汇河没在身边,温柔才勉强答应下来,说原本忙完工作,想与他单独聊聊,聊养老院以外的事。季波折在发送短信时附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他说你得向马晓青学学,据我所知在上学时,你的能耐要比她强多了。温柔明明知道季波折是用激将法,但她还是与他俩碰面了。当蒋栋梁见到温柔,很是高兴。他夸温柔大度,并没有因为是曲汇河的原因而生他的气。当然他永远不会否认他俩的关系到今天有他的原因。
  
  温柔被蒋栋梁这么一说,倒不好意思,连忙回答,男人的本性不能拿其他原因找借口,如果硬要把责任拉到自己身上,那么要追究乔敦老板的责任了,但她不会去追究。蒋栋梁与季波折都笑了起来,但不知为什么,季波折的笑总那么深入人心,而感觉蒋栋梁的笑里总是带上浓重的商业气。当季波折为蒋栋梁提到养老这个领域时,温柔把目光死死盯住季波折,仿佛在说,你什么时候学会撒谎?
  
  季波折感受到了温柔的目光,但他还是继续朝着这个话题前进。蒋栋梁听得入神,温柔方才明白什么叫一物降一物的道理。蒋栋梁这种入神的状态就是降服于季波折。温柔突然又想靠近季波折。女人的心是什么制作的,怎么这样复杂啊?温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信马由缰,一个人骑在马上看南山牧场风景不是更好吗?
  
  在全国各地建养老基地,推进候鸟式养老事业发展,在民营企业里蒋总是首位。季波折举出大量例子,用事实证明这条路肯定是一条光明之路。然而他还是话锋一转,转到他所接受到的案子上。有些民营企业以集资来骗取老人们来之不易的钱,市场上鱼龙混杂,确实也给他们带来工作上的麻烦。季波折给蒋栋梁鼓气,不要因为这种麻烦让自己退却。蒋栋梁说他从来没有退却过,他会一往无前,直到上市。
  
  说着,蒋栋梁劝温柔还是把心收回到龙泉,他一直相信她的能力。温柔笑着并没有直接回复蒋栋梁,而是转了一个弯,让蒋栋梁去琢磨。她说也只有他才会继续把叶百合这种人留在身边工作,不管他是怎么想,但至少会让人理解英雄难过美人关,但这样的美人是加工过的。蒋栋梁听着不知道如何从哪开始解释,他看着对方的季波折,像要在他那儿求得答案似的。顺着温柔提到叶百合这个名字,季波折自然也想起了一件事,他轻轻地告诉说黄伟亮马上被释放。
  
  连季波折都知道,只要提到叶百合,就会自然将黄伟亮联系在一起,难道蒋栋梁非要淌这个浑水不成?温柔想蒋栋梁要她回龙泉,无非就是他向曲汇河说情,难道这种事是说情能解决的事吗?她总感觉自己走进死胡同。就在她坐立都不是的时候,三个人的手机几乎同时响起,下意识地拿起手机,却看着对方。季波折很有礼貌地先让温柔接听,说他的电话是马晓青打来的,可以先放一放。温柔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屏幕上的显示,是陌生人的手机号码,她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而蒋栋梁早已离开座位去接听他的电话了。
  
  当季波折依然用温和的态度让她先接听电话,温柔才不好意思地接听起那个陌生手机号的电话。刚说出一个“喂”字,便让对方的声音给抢过去。你这个手机号是马晓青给我的,我是陈然然,你应该感到很意外吧?陈然然甜美的声音确实让温柔感到意外,如果不是班长的原因,班主任也不可能将陈然然的座位换过来,成为她的同桌。她总觉得不是班主任为她解了围,而认为是陈然然帮她免除了尴尬,这份情似乎一直记着。陈然然告诉温柔,她的先生是蒋总的同学,刚才一直给蒋总打电话,就是无法接通。
  
  蒋栋梁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座位上,发现温柔是在与陈然然通电话,激动地一边说,我来接,告诉她的老公冯时峻安排一个时间,我们好好聚一聚,一边没经过同意,就把温柔手中的手机拿了过来,而自己的手机随手扔在桌子上,但手机上仍然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拼命地叫着蒋栋梁的名字。温柔猜测是叶百合的声音,看着他那种兴高采烈地只顾接听电话而疏忽自己的手机,温柔还是觉得蒋栋梁蛮可爱的。
  
  季波折轻轻地拉了她一下,示意她借一步说话。温柔抬起头,却不敢正视季波折,只是把目光扫在正拿她的手机接听电话的蒋栋梁身上。我已经看出来了,蒋总是一位很聪明的人,他不会轻易把自己翻进阴沟里。至于他把叶百合留下来工作,那是他的大度。马晓青能想得明白你难道还想不明白吗?季波折每一句话里都不遗漏马晓青的名字,好似在暗示她,他们之间隔着马晓青的距离。
  
  几天后,他们仨人乘同一航班的飞机回上海。一下飞机蒋栋梁借有事先与温柔和季波折分开了。温柔与季波折同时目送蒋栋梁,直到完全消失于他们的视觉里。你们的蒋总确实是一个聪明人,他的思路很超前,他把别人没有想到的事全部想到了,2020年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要达到2.55亿人,占总人口比重提升到17.8%左右,而高龄老人要增加到2900万人左右。季波折像找到话题,与温柔谈起关于中国将面临老龄化的问题,而有意避开一些敏感的事情。温柔回答是的,后面再也不知道该如何朝着这样的话题继续前进了,她只能借口说她也有事,今天只能到此与季波折再见。
  
  而说到蒋栋梁有事,其实是叶百合在他上飞机前发了一条微信给他,说她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家保健食品公司的老总崔炯明,在与崔总交流中,她发现养老与保健可以相结合,如果能达到互利合作,她觉得两位老总可以碰头。蒋栋梁认为只要对龙泉有益,他都会尝试去做。因此当叶百合发来这条信息时,他立即回复了她,说他飞回上海就与她见面。
  
  见到叶百合,蒋栋梁竟然忘记问她怎么会认识保健食品公司老总?叶百合更没有主动去提崔炯明这个人,她只是从包里取出一份广告片,告诉蒋栋梁,做养老事业一定要把目光放远,这个市场的空间很大,有潜力。叶百合那种嗲声嗲气的声音像一种魔力,让蒋栋梁没有辨别方向的时间,一口答应好。叶百合问“好”是什么概念?在与蒋栋梁小坐喝咖啡时,没有离开过这个问题。
  
  蒋栋梁突然清醒过来,问叶百合她是怎么认识崔炯明的?或者说是通过什么途径认识的?叶百合好似早有准备,并不急于回答他,而是说,蒋总你也是一位相当当的人物,却愿意与我相识还愿意帮我,不知情的人也一定会问同样的问题,其实认识保健食品公司的老总有什么稀奇呢?帮公司推销产品是老总求之不得的事。
  
  经叶百合这么一陈述,蒋栋梁一时无语,接过叶百合手中的广告片,一边答应可以与这家保健食品公司取得合作关系,一边满脑子里在盘算下一步该要成立哪个养老基地?自从新疆南山与黑龙江伊春的合同都已签下,蒋栋梁并没有因此而喘口气,他感觉身后有人在追赶他,他马不停蹄向前冲好像成了惯性。
  
  蒋总,你如果想好我一定会带你去见崔炯明老总的。叶百合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没有谱,她只不过认识下面的一个销售员罢了。当然这个销售员与叶百合有个口头合同,只要先把蒋栋梁拉进来,崔炯明老总自然会与他认识。所以说,先把蒋栋梁拉进去,还是先认识崔炯明,这只不过是手段的问题。
  
  叶百合尽管心里没有谱,但她还是拿出一叠车票让蒋栋梁给她报销。她说这段时间,她经常打的跑业务,郁向阳又不给报销,她只能找他来了。叶百合的声音总是嗲声嗲气的,就是男人的迷魂药,蒋栋梁不由自主地签下他的大名,让她到公司的财务室去报销,并顺便提醒她,如果你真的为公司做成功一件事,人家也会改变对你过去的一切想法。
  
  然而,叶百合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保健食品公司的老总崔炯明竟然是张惠温柔和马晓青的班长。原来有一天,蒋栋梁在开公司年终大会时,无意中提到了飞翔贸易有限公司在做一笔生意的时候,张惠与崔炯明不期而遇这件事。蒋栋梁则风趣地说,龙泉是与同学相认的风水宝地,他也因为做了养老事业这一块,才与冯时峻这位老同学终于有了相见。当然蒋栋梁也提到养老院里因为来了陈医生之后,大家每次带新人去养老院参观时,就会到陈医生房间让他把脉,人气带动起来是他想要看到的景象。
  
  叶百合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散会后,她有意来到蒋栋梁的办公室,看他在忙于接听电话,她索性坐在他对面一个沙发上,假装看报纸,耐心等待着他把电话挂掉。蒋栋梁在接听电话时,目光注视着自己桌上的茶杯,但他的脑子里却想着挂断电话后与她怎么交谈,因为他知道叶百合是为保健食品这件事而来的。
  
  等到蒋栋梁的电话终于挂断,叶百合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要向他解释一些什么,但还是让蒋栋梁连忙阻止。蒋栋梁请叶百合仍旧坐下,想了半天才说道,其实我也想成全你,让你做成功一件事,可以在大家面前有一个交代,可是偏偏这位老总与张惠在交易一笔生意时发现竟然是过去的老同学,是张惠的班长……其实,蒋栋梁还想说下去,但又怕这样说下去,会让她有些难堪。他总不能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他已经在张惠面前提到过她,说她也认识崔炯明。张惠说如果他蒋栋梁真的去相信,那意味口袋里的一笔资金就要流失,因为第一她接崔炯明的这个单子的时候,发现有问题。如果不发现问题,也不可能真正见到崔炯明;第二崔炯明是老总,怎么会亲自与陌生人谈生意呢?
  
  显然,叶百合把认识崔炯明手下的人,说成是直接认识崔炯明。其实,蒋栋梁也不会在乎一个女人的虚荣心,但问题是张惠看出了保健食品的问题,她拒绝做这笔生意的同时,也提醒他要小心,因为他是做养老事业的,保健食品推销员容易与他套近乎,但张惠起先哪里知道推销员不是别人,就是不受她们欢迎的叶百合呢?当蒋栋梁把真相告诉张惠时,张惠连连摇头,劝蒋栋梁千万不能上当,真不能把钱不当一回事。
  
  虽然蒋栋梁的话戛然而止,但叶百合好像感觉到了。她连忙向蒋栋梁解释,那天她没有把话说完整,他就匆匆接听其他人的电话。其实她想说,崔炯明老总手下的人会带她去了解他们的产品。蒋栋梁摇摇手,说他不用去了解就知道了,保健食品我们不能做。叶百合还是心不定,怕蒋栋梁嫌弃她,把她打入冷宫,使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活络余地。叶百合心不定的眼神也是蛮勾人的,蒋栋梁不敢看,低着头,劝她暂且安静一点,过了这阵风,他会安排她重新回养老院配合韦琴一起搞好工作。
  
  然而,还没有等到蒋栋梁把叶百合重新安排回到养老院那儿去的时候,养老院里便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原来那天任老太拼命地大叫,非要砸碎这架钢琴不可,谁也阻止不了她,马晓青不知道如何的劝说,从口袋里取出手机,准备要与季波折联系的时候,任老太太不知道躲过谁的手,用力将马晓青的轮椅一推,直接朝楼梯下翻滚。当大伙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马晓青已不省人事。
  
  最后发现马晓青不省人事的竟然是吴老先生。吴老先生将已停止呼吸的马晓青扶起,连连地说,马路上救人送去了双腿,还能留下一条命,现在栽一个跟头应该会留下一条命。吴老先生兴许心急,误拨了110消防车,不一会儿,消防车赶到现场。幸好消防兵们都认识吴老先生,为他的心急而误打电话号码表示理解,但对院里的工作人员竟然没有发现事故而感到不解。既然误打误来了,就顺道检查一下这儿的消防吧。当消防兵这儿看看那儿瞧瞧时,吴老先生急了,用驼背的身子死死挡住那些消防兵,求他们能否用他们的车把马晓青送到医院里去?
  
  这时候,陈医生从边上的电梯里走了出来,走到马晓青边上,用手指在她的鼻子下转了一圈,连忙告诉吴老先生,马晓青已断气了,没法救了。说着,陈医生又返回电梯上楼,去寻找韦琴。好像还没有把话说尽,回过头来,又对吴老先生说,现在这里的负责人是韦琴。而楼上的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老人,思想都集中在叫声不断的任老太身上。喧嚣中不知谁发出一个声音,任老太每天吃的药怎么都在这儿?一个病人怎么可以断药呢?
  
  一位消防兵终于找出有一处消防不合格,连忙向六神无主的吴老先生说,今天他们只是提醒一下,下次来的时候一定要看到合格。吴老先生说,人命关天的事你们消防兵不管吗?你们时装队的妈妈们是怎么教育你们的?无奈之下,消防兵们只能帮吴老先生寻找养老院里的负责人韦琴。当陈医生与消防兵把韦琴从人堆里找出来,韦琴一看到眼前的情景,脸一下子煞白,束手无策,要知道她还从来没有遇上这么麻烦的事。她两眼盯着吴老先生与陈医生看,不知如何是好。
  
  陈医生说,赶快打电话给那位公安战士季波折,还有蒋总。这两位老先生把平时来往的人名都记得滚瓜烂熟,而且不会张冠李戴,这让年轻的韦琴也不得不承认,她像一名非常听话的职工接受上级领导指挥一样,按照陈医生的指示先拨通季波折的电话,然后才打电话给蒋栋梁。因为心慌,说话很不连惯,语无伦次,最后还是陈医生接过她手中的手机,有条不紊地把事情叙述一遍,只见对方也沉稳地回答,他马上赶过来,并劝大家别互相责怪,麻烦大家快把他的姨照顾好,别让她节外生枝。
  
  等到季波折赶到养老院,马晓青已躺在任老太太的床上。只见任老太太把马晓青的一只手攥得紧紧的,不让其他人靠近。而当她看见季波折的时候,连忙松开马晓青的手,一头抱住季波折,伤心地哭起来,嘴里还念叨着,儿啊,是我的错,是我骗了晓青说我吃药会呕吐,是我做梦梦见钢琴被你姑父带走……季波折像哄孩子似的,手不时地在任老太太的背上轻轻地拍打着,劝她别指责自己,她平时对晓青的好他全记在心里。但是任老太太还是不能饶恕她自己,她要季波折必须惩罚她。季波折说你按时吃药就是对你惩罚可以吗?
  
  季波折这么说着,也向围观的工作人员与老人鞠了一个躬,他说是他给养老院添麻烦。驼背的吴老先生连忙向季波折一边鞠躬,一边说,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们养老院里的错,等我们蒋总过来给你一个说法。吴老先生说着,发出长长的叹气声,直到蒋栋梁赶到养老院,吴老先生才停止叹气声。吴老先生观望着蒋栋梁与季波折如何来处理好这件事情,他得好好学习他俩这种君子的风度。每当蒋栋梁或季波折说出一句话时,吴老先生就会伸出大拇指,嘴里说一句“确实是有文化人讲出来的话”。
  
  当蒋栋梁告诉季波折,张惠找到了她们的班长,是否让张惠他们几个人一起过来?吴老先生在边上又迫不及待地插上话,这肯定要来的,否则不象话。季波折也随即说道,肯定要来,听马晓青一直说起她与班长的故事。吴老先生又伸出大拇指,夸季波折就是一位谦谦君子,能容纳天下的事情。
  
  马晓青追悼会的那一天,张惠、温柔、陈然然还有她们的班长崔炯明终于聚在一起了。张惠伤感地说,原本想搞一个同学会,谁能想到会在这里送马晓青最后一程。张惠说话的时候,两眼下意识地盯着颇有伤感的崔炯明。陈然然夹在温柔与崔炯明之间,也感慨地说,原本我还说我有办法把班长找出来,谁知道最后是张惠你找到了。张惠随即又看了崔炯明一眼,伤感地说,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事。而温柔在她俩说话时,则把目光悄悄地朝向哭红双眼的季波折,心里念叨,那天在客机上还说要考虑马晓青离开养老院的事,难道是冥冥之中有预感吗?
  
  然而这种预感已经没有意义。崔炯明在为马晓青送上一束鲜花时,伤感地说,下辈子我们还是好同学。在与季波折握手时,则轻轻送上一句,节哀顺变!除了礼貌上的慰藉之外,似乎再也找不到其他词句了。一份淡淡的同学情就这样在马晓青不知情之下送走了。温柔想如果马晓青在天有灵,会以怎么的心情欢迎崔炯明的到来呢?
  
  在答谢词里季波折特意提到了崔炯明,让崔炯明由衷地感受到眼前这位男人的大度,也为马晓青能找到这样的男人而感到骄傲。他对季波折说,如果你不在乎我们小时候不着边际的事,我想认你做朋友。季波折一口答应时,也没有忘记带上蒋栋梁。崔炯明对季波折的想法不解,张惠眼疾手快,连忙向崔炯明解释,蒋栋梁是做养老事业的老总,你是保健食品公司的老总,难道你不想与做养老事业的老总做朋友吗?
  
  崔炯明恍然大悟,方才想起今天怎么没有看见蒋栋梁?他说无论怎么说养老院要派一个代表,马晓青毕竟是在养老院做志愿者时意外身亡。
  
  原本是今天我要陪蒋总去如皋的,这件事几天前就约定的,可谁能知道马晓青会发生意外,所以只能让我的先生陪同蒋总去了。陈然然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向温柔,那天我打电话给你,就是马晓青给的号码,并拿出你与她合影的照片给我欣赏,她说等下次聚在一起我们四位女生合一张影。陈然然说着说着哭起来。哭了一阵之后,抬起头,便不经意地看见季波折已捧着马晓青的骨灰盒,朝他们这么走来。
  
  后来温柔回养老院帮季波折清理马晓青的东西时,发现一封写给张惠的信,还有一张郁向阳的照片,在郁向阳照片后面却写着张惠的名字。温柔已猜测到信中大致的内容。马晓青一定是背着所有人去调查了这件事。其实,那天郁向阳替叶百合送羊毛衫给马晓青的时候,马晓青已经对郁向阳提起这件事。想必郁向阳心里应该清楚,否则她也不会主动向章志忠打听有关张惠点点滴滴的事。温柔觉得马晓青确实有一套融入人心的本事。
  
  当温柔整理出马晓青所有的东西,连同写给张惠的信以及郁向阳的照片交给季波折时,季波折方才想起这件事。他看到这些东西,无不带着伤感向温柔透露了这个秘密。他说既然有事实依据,趁早认了吧,否则真的要后悔不已。既然她们几个都是高中时的同学,如今因胧泉这座桥梁而碰到一起,那就要好好珍惜这段缘分。季波折请求温柔能把马晓青这封未给出的信交给张惠的同时,也希望郁向阳不要再耿耿于怀。
  
  季老师,你以后……温柔心里有好多话却一时难以开口,话刚开始,却不知怎么说下去,望着手中信件,好像找到了话题。她抬起头,问,季老师,上次马晓青给我的资料里夹了一张交通卡,想必是马晓青不小心的原因吧?其实后来我曾问过她,她总是含糊其词。
  
  噢,这件事是我们决定后这样做的,怕直接给你,你不肯收下,所以才夹在资料里。季波折在陈述一件事的时候,总是把“你”与“我们”分得清清楚楚,温柔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无法靠近他。
  
  当把信件交给张惠时,张惠似乎也看出了温柔的一些心事。张惠在听温柔劝说的同时,也给温柔一个劝告,佛说,芸芸众生皆系于缘,缘起缘落皆是命。男女情爱是如此,人与企业也是如此。张惠认为既然她有缘与胧泉相识一场,就好好地珍惜吧,毕竟曲汇河不是十恶不赦的男人,至于曲汇河以外的男人,不该想的绝对不要去想。
  
  温柔无语,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张惠,感觉怎么会突然陌生起来呢?
  
  12
  
  在如皋办事之际,蒋栋梁同时也深受冯时峻的影响,那就是做养老事业需要有学问的年轻人加入,而不是什么张三李四都可进来的。冯时峻说,我太太的同学马晓青她虽然是公安人,但我觉得养老这方面她是外行,我们不是常说隔行如隔山吗?你蒋栋梁难道连这点都不知道吗?
  
  蒋栋梁被冯时峻说得很不是滋味,说心里话,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季波折这么一个通情达理的人?他有时会把龙泉比作是一个鱼池,游进游出的鱼儿们,竟然一不小心能闪进与自己毫不相干的鱼,一起欢畅。然而蒋栋梁还是硬着头皮想在老同学面前争回面子,却不料被冯时峻一句击回。你这个人就是好面子,我真想不明白你怎么还会继续把章志忠那种人当成朋友?
  
  他的老婆,也是你老婆的同学张惠她帮过我的忙。蒋栋梁感叹地回答冯时峻。我知道,你是嫉恶如仇的人,其实我也是,但我更是一个滴水之恩会涌泉相报的人。蒋栋梁说到此,拍了拍冯时峻的肩膀,笑着说,老同学,我会记住你的话,养老企业必须要补充年轻的血液。
  
  当冯时峻准备回法国时,没有答应蒋栋梁要与老同学聚一餐,他只是再三劝蒋栋梁,什么事都要有一个度,该刹车的时候就得刹车。管理学上有一个术语叫做“水桶理论”,也就是说水桶的盛水量取决于桶壁上最短的木板。水桶效应就是指一只水桶想要盛满水,必须每块木板都要一般齐并不能破损,否则永远盛满不了水。他要蒋栋梁懂得这与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没有任何关系。而陈然然说冯时峻在说教了。她觉得不管怎么样,老爸在上海,如今又在蒋栋梁的养老院里,都应该他俩来请蒋栋梁等人吃饭。
  
  最终,冯时峻妥协于陈然然,把有关人员都叫到位,在上海希尔顿大酒店要了一间包房两个圆桌。当吴老先生也被邀请之中,激动得一清早就起来,在镜子前反反复复地梳理。陈医生说,要晚上才吃饭呢,哪有你这样勤快的呢?吴老先生不以为然,说陈医生不懂人情世故,他女儿能邀请他,是一种光荣,说明他女儿看得起他,他这种表现也是在尊重他的女儿。陈医生无奈地摇摇头,说,我女儿也没有让你一清早就在镜子前梳理啊。
  
  在傍晚出发前的整个白天,吴老先生一直向陈医生打探这件事,陈然然究竟请了哪些人?陈医生被他弄得头有些疼,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回答他,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吗?你去就是吃饭而已,又没有谁让你采访写报道,你管我女儿请的是谁?
  
  陈医生,你这话又让我背上黑锅了,我可背不起啊。吴老先生听出陈医生在挖苦他,便有些不高兴,在吃早饭与午饭的时间里,一直没有与陈医生说话,直到陈然然进了养老院,派吴老先生请出温柔这个任务时,吴老先生才找回到自己的地位。他向陈然然保证一定完成此项艰巨任务的同时,脸上荡漾出天真般的笑脸,足让陈医生没能看明白。
  
  当吴老先生把温柔请出来后,首先是让曲汇河感动不已。他说吴老先生要比陈医生会治病,吴老先生会治人的心病。正在安排两桌人员的陈然然听到曲汇河这句话,故意把曲汇河与温柔分开来。当她安排女士与老人一桌,男士另一桌,曲汇河狠狠地瞪了陈然然一眼。在推杯换盏的时候,曲汇河故意与冯时峻比试。如果不是蒋栋梁当中解围,冯时峻很有可能会与曲汇河干一场。冯时峻借此机会再三提醒蒋栋梁,一个公司如果不再换新鲜年轻血液,这个公司早晚要萎缩。
  
  其实事先陈然然再三提醒冯时峻别把什么事挂在脸上,既然请大家吃饭,就得客客气气,毕竟老爸在养老院里,还需要他们来关照。冯时峻也向陈然然保证他会看在蒋栋梁的面子上不会与谁过不去,可是最后还是差点与曲汇河干起来。边上的章志忠了解冯时峻这个人,所以他很知趣,能不开口绝对不开口,除非蒋栋梁让他表态,他才会顺着蒋栋梁的心意表一下自己的态度。蒋栋梁对冯时峻说,事过境迁,什么都会有变化,章志忠这个老贼学乖多了。说着,把目光朝向另一桌。
  
  只见另一桌上特地留下一个空位,所有的人在为这个空位敬酒。蒋栋梁想这一定是大家留给马晓青的位子。窥视了左前方一直默默无语的季波折,蒋栋梁下意识地站起身,将酒杯朝向季波折,说,季老师,我想在这里表个态,任老太太每月的费用由养老院出,权当我的一份心意。我这份心意你一定要接受,否则后半辈子要处在难受中。
  
  蒋栋梁把话说得满满的,季波折还怎能将此推脱吗?他同样举起酒杯,要与蒋栋梁干杯,并代表她的姨感谢在他领导下所有的员工们。蒋总,一码归一码,你的一片心意我领了,如果马晓青还活着的话,她也会说凡事一码归一码的话。季波折说到马晓青,头不由自主地朝另一桌的方向转去。当他看到温柔坐在马晓青位子边上,端着酒杯,不时地一口接着一口地往自己的嘴里灌,很想上前去劝挡一下,然而又好像觉得不合适,硬把自己的目光朝着自己的酒杯,一干而尽。
  
  这时候,吴老先生请求张惠和陈然然她们赶快劝温柔别这样喝,说,有什么天大事放不开呢?陈医生则用中医理论劝吴老先生别这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表不治理永远医不好病。说着,陈医生又把矛盾指向自己的女儿,你啊,本不该让你的同学温柔来此。你知道温柔在养老院里经历了多少事吗?你我都不清楚,但她的老公和蒋总知道,好端端在文化馆有一口饭吃的人干嘛要来这里被一个冒充院长的洗浴房的小姐谩骂,最后发现在她周围所发生的一切都与这个冒充院长的小姐有关,如果换作是你,你能忍受吗?
  
  陈然然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身边的张惠,张惠也微微抬起头,看了看陈然然,像是自言自语,今天应该把那个叶百合请到这里来,怎么说也要在马晓青桌前敬上一杯酒。说完,一把抱住温柔,淡淡地告诉温柔,佛说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世上都有自然法则,只不过有时我们肉眼一时看不清,今天这两桌的人之所以能坐在一起,我们应该能看清一些什么。
  
  我背驼,但我眼不花,我能看清什么。吴老先生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朝另一桌方向走去。走到崔炯明跟前,问道,你是不是叫崔炯明?崔炯明抬起头,望着一脸认真的吴老先生,只是点头,却不知如何回答。吴老先生看到崔炯明点头应允,便一手把他拉起来,目光朝向蒋栋梁,说,崔炯明是温柔与马晓青的班长,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是不是应该坐到我们这一桌上去?
  
  憋了一肚子火的曲汇河真想站起来,不料被蒋栋梁一把拉住。你不要搞错,我们是做养老事业的,连这点耐心都没有,还能成什么大事?对曲汇河说完这句话后,蒋栋梁朝吴老先生微笑,让他先放过崔炯明,他借此机会想与崔炯明商讨保健食品的事宜,而班长过家家的都是老皇历的事,吴老先生你不能让在座的人背上黑锅啊。
  
  不管谁说这句话,吴老先生都会激动来劲,要与之争论一番。他把崔炯明的手始终没有松开来,他要与张惠等她们一起回忆当年的情景。曲汇河想气却又气不起来,只能半冷半热地对吴老先生说,我把你夫人找来和你一起回忆,好吗?当蒋栋梁狠狠地在曲汇河的头上敲上几下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原来是梁典真打来的电话。
  
  蒋栋梁在与梁典真老太通电话时,冯时峻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季波折身上,他觉得这桌除了蒋栋梁之外,也只有季波折能与他对话了。于是他悄悄地对季波折说,老板的手机什么人都可以打吗?公司管理制度太不规范了。季波折向冯时峻笑笑,把目光朝向曲汇河,意思在说曲汇河是龙泉人,他会作出回答。
  
  曲汇河再也坐不住了,似乎再这么下去,季波折与那个班长崔炯明真的要抢走温柔。他连忙站起身,正准备朝温柔那边走去,蒋栋梁正好挂断电话,以命令的口吻对曲汇河说,你没有喝酒,赶快驾车到奉贤梁典真老大姐那儿,她怎么会与西渡的郁向阳干上了呢?谁知温柔听到蒋栋梁这句话,突然从座位上跑过来,说,蒋总,你怎么总是让曲汇河做这样的事呢?这件事应该让张惠与章志忠去才合适。说完,又连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从座位上的包里取出那天整理马晓青衣物时的一封信和信里夹着的照片,郑重其事地交给张惠,劝张惠不管承认与否,这都是事实。吴老先生戴上老光眼,瞅着温柔手中那张照片,情不自禁地叫起来,不能让这张照片背上黑锅啊,我有一次从外面走进养老院大厅,误把张惠当成郁向阳,其实不是我眼花,是同胞姐妹的缘分。说着,吴老先生重新回到蒋栋梁跟前,和着温柔,说,温柔说得对,这件事应该让张惠去才对。
  
  蒋栋梁正疑惑地望着吴老先生,一阵手机铃声又响起。这次是郁向阳打来的。蒋栋梁缓过神,一边接听郁向阳的电话,一边用手示意曲汇河坐下,而眼睛却盯向张惠。坐在一边的乔敦终于开口了,刚才那位冯时峻先生说得有道理,老总的手机号码怎么能给任何一个人呢?于是,他说起自己当年做老板的故事来。他坚持自己一个观点就是身为老板,在兄弟朋友面前,可以赤身裸体喝酒,但在下属面前一定要正襟危坐,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温柔狠狠地看了乔敦一眼,却让曲汇河欣喜不已。他觉得温柔此时能站出来为他说话,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朝融合方向靠近。他并没有按蒋栋梁的示意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而是移步朝向温柔。此时的温柔就站在季波折的身后,而崔炯明仿佛坐不住似的,也站起身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他说,该认的一定要认,该追求的一定要追求,该舍弃的一定要舍弃,就像他做保健食品销售那样,看准客户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不管什么产品,你在开发市场之前,你一定要根据自己的产品来做一个市场定位,这是正确的,但保健食品并非是药品,不能让你手下的推销员随便误导消费者,尤其是老年人。季波折婉转地提醒崔炯明这位保健食品公司的老总。其实季波折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只想在这个场合上留点面子,他想都是在社会上混过的人能听得明白他的话,他的话里应该含有另一层意思,他不想有谁来亵渎温柔和马晓青,什么该追求的一定要追求,该舍弃的一定要舍弃。
  
  冯时峻频频点头,也听出季波折的话中有话。他接着季波折的话,说,保健食品的水很深,坑外国人也别坑国内的老人。说着,话锋一转,对蒋栋梁直截了当亮出自己的观点,你是做养老事业的,不是在马路上卖狗皮膏药的,有诚信的前提必须要具备人员综合素质,否则什么都空谈。
  
  陈然然嫌冯时峻话多了,今天纯粹是感谢大家对老爸的一份关心,才让大家在百忙之中聚一起的,而不是来听他说教的。陈然然请求大家别在意冯时峻胡言乱语,至于张惠与郁向阳之间的事,她想张惠一定会相认,问题是看郁向阳她会不会认张惠了。一个人如果心里装满爱,不满的情绪会自然削弱。不过,话说回来,她觉得冯时峻有一句话说得对,一个最高位置的老总,不能将手机号码随便给出去,就像她在写作上一样,总得有层层递进的关系。
  
  吴老先生情不自禁地鼓掌叫好。他觉得陈然然这段话说到他心里去。于是,他说出了养老院里一些状况。他认为自从温柔走后,由韦琴负责养老院,很不合理,他希望蒋栋梁能赶快让温柔重新回到养老院,或者再从社会上招聘有文化懂管理的人进来,就像陈医生的女婿冯先生说的那样,补充有文化有修养的新鲜血液。
  
  等到冯时峻与陈然然回法国的那天,蒋栋梁和骨干们开了一次大会。那天,蒋栋梁特地邀请了张惠也来参加,并有意把她安排在郁向阳的座位边上。蒋栋梁事先向郁向阳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她能与张惠相认,他就允许她“一国二制”,不同于其他分部一样的管理。郁向阳考虑之后答应来参加这次会议,并同意让他安排坐在张惠边上。
  
  蒋栋梁在宣布以后凡行政上的事找曲汇河,业务上的事找杨芝芳,他不再接听其他人的电话时,郁向阳却低头向张惠拉起家常。张惠在回答郁向阳的问话的同时,赶紧补充了一句,老父亲得知后,欣喜万分,他要我接他回国。郁向阳没有直接回答张惠,而是指了指正在讲话的蒋栋梁,说,蒋栋梁马上要宣布“一国二制”,意味我不再受人管束,自负盈亏,我有权赶走那个叶百合。张惠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朝向蒋栋梁,不经意发现章志忠的目光正朝向她的同时,又发了一条信息给她,别陷得太深,你姐不是省油的灯。
  
  郁向阳不是省油的灯,张惠其实早些时候就有所感受到,但她毕竟是自己的姐姐,她不能由着章志忠的性子这么说郁向阳,难道蒋栋梁把他与郁向阳放在一起工作,原来却是两条心。张惠突然明白过来蒋栋梁这种做法是多么睿智,只有两条心的人放在一起工作,才能一条心地跟着他。
  
  你们还记得黄伟亮这个人吗?他马上又要回到龙泉来工作。蒋栋梁这句话像一枚炸弹似的炸在众人的头上,整个会场突然间变得寂静起来,唯有留下面面相觑的眼神,还能感觉得到呼吸与跳动声。郁向阳似乎早有心理准备蒋栋梁会提到黄伟亮重回龙泉的事,所以她显得特别的淡定,在别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唯有她漫不经心地看着手中张惠给她的那封信件。而这时,张惠的目光停留在蒋栋梁身上,蒋栋梁也似乎感觉到了张惠的目光,突然他又说出了郁向阳与张惠是同胞姐妹这个震惊的消息。
  
  面面相觑的眼光突然不约而同地朝向郁向阳与张惠。郁向阳索性拉起张惠的手,站起身,顺着蒋栋梁的话说道,蒋总说得一点也没错,同胞姐妹哪有不认的道理,蒋总有意让我的妹夫章志忠安排和我一起开展西渡工作,这是对我的鞭策,“一国二制”鼓舞我心,我会再接再厉。
  
  “一国二制”犹如第二颗炸弹落在众人的头上,让寂静的会场再次出现阵阵喧哗声。企业也开始执行“一国二制”,难道她是大娘生养的,我们都是二娘生下来的孩子吗?在场的人想要蒋栋梁作出解释,什么叫抱团精神?难道平日里所说的抱团精神就是要“一国二制”吗?
  
  大家安静一下,听我来解释。章志忠一边从位子上站起身,一边敲了几下桌子,以便让大家的目光能集中到他那儿。果然,在他重敲之下,注意力陆续集中到他那儿。康熙与和珅的故事想必你们都听到过,我们的蒋总就是康熙皇帝,至于谁是和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国二制”并不是说西渡可以无法无天,不属于管辖范畴,而是管理得更加严谨。你们若不信,等黄伟亮回到龙泉之后可以揭分晓。
  
  蒋栋梁默默地看着章志忠,心想,谁是和珅?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的人际关系网难道就是让你织成这样的吗?然而,章志忠继续解释黄伟亮回龙泉这件事上,还是让蒋栋梁的心缓和了许多。小偷的习惯善于偷偷摸摸,而龙泉的门敞开着,反倒会让小偷不敢轻易进门,怕中了哪个机关的要害,永远不能使自己翻身,既然如此,他干嘛还要从大牢里出来呢?大度的人才是干大事的人。
  
  曲汇河伸出大拇指,表示赞同的同时,也半开玩笑,章老弟,老电影咖啡馆里的事我们免谈,最好把它带到棺材里去才好,小偷确实不会轻易走进敞开门的地方,难为你这么懂蒋总的心思。说着,曲汇河也站起身来,左手伸出三个手指,对大家说,我们的蒋总还有第三件事需要宣布。蒋栋梁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回答,那索性你宣布得了。
  
  曲汇河还是让开一个位置,请蒋栋梁亲自来宣布第三件事。蒋栋梁与他不客气,站起身来,向大家宣布早已不是新闻的新闻。他说,下周一有一批本科以上的年轻人进入我们的龙泉,主要是管理公司的网站以及进入公司的行政管理。蒋栋梁话音刚落,犹如第三枚炸弹落在众人的头上,尤其是那些已进入65岁以上的骨干们不知道如何是好。梁典真和杨芝芳索性离开座位,寻找抹布擦桌子,嘴里还咬着那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学来的优雅的词“让贤”,使得蒋栋梁顺着她俩这个词,重复了几遍。
  
  蒋栋梁觉得他这一路走来得感谢这两位大姐,所以对于她俩不管在什么场合给他看脸色,他都觉得不为过。相反蒋栋梁寻找机会分别与她俩交流感情、疏通思想。他说让贤是一种豁达的表现,让贤并不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而是更加要爱护旧人。一个搞养老事业的人,不爱护与自己一起成长的老人,他于心何忍?蒋栋梁这些话说得梁典真与杨芝芳她俩不好意思了,各自表示以后一定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积极配合他的工作。
  
  一天当杨芝芳送去她亲自掌勺的饭菜给蒋栋梁时,顺便问了一句,张惠真的不管自己的公司,要来龙泉吗?另外,温柔与黄伟亮真的会回到龙泉吗?蒋栋梁在一口一口狼吞虎咽的时候,却慢慢地逐个问题回答。杨芝芳不再表示任何反对的态度,只是提醒他,你是公司的顶梁柱,身体不属于你个人,是属于大家的,所以一定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杨芝芳言下之意,蒋栋梁自然明白。尽管杨芝芳没有直截了当地指出叶百合这个人,但蒋栋梁还是和颜悦色地向杨芝芳解释,我是皈依的人,你说我能违背佛的意愿吗?功德碑还放在会龙寺庙里。他说别人都可以乱说话,唯有杨芝芳不能误解他,这些年一路走来,应该是知根知底。他向杨芝芳假设一个问题,如果马晓青是一个英俊的男子,无私救了叶百合的儿子,难道马晓青会对叶百合有私情吗?行善是做人的本分,更何况我们做的是养老这一块的事,行善更不能忘记。杨芝芳终于听明白蒋栋梁的话,收拾好蒋栋梁吃饭后的碗筷,离开时,冷不防地说了一句,栋梁,杨姐是个大老粗,没啥文化,但还是有一种冥冥感觉,就是你这次在社会上招聘本科以上的年轻人,说不定有我们会员的儿孙。说着,一边笑起来,一边朝门外走去,只留下蒋栋梁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流动的风景里总会有一处你不经意地发现的人。当吴老先生回家看望他孙女吴子真的时候,所说的话。吴老先生回家是庆祝吴子真找到第一份工作。吴老先生在电话里问是什么工作?吴子真埋了一个关子,说一定要等爷爷回家后再告知。等到吴老先生回家,吴子真告诉给吴老先生她在一家做养老事业单位工作时,吴老先生又惊又喜,他告诉孙女他现在所住的养老院就是龙泉属下的养老院。
  
  吴子真借奶奶在厨房里做饭的时候,问吴老先生难道真的打算与奶奶分开过?吴老先生拍了拍吴子真的后脑勺,说,孙女,你不能给爷爷背黑锅啊,是你奶奶要与我分开过,她如果不给我背黑锅,我打算动员她一起进养老院,那里吃吃喝喝,根本不用你进厨房起早贪黑地忙碌,多好的一件事,非要让我背黑锅,我只能逃之夭夭。吴老先生问吴子真,这次看到他是否变了一个人?吴子真方才认真地打量了吴老先生,然后凑到他耳边,神秘兮兮地说,爷爷您要搞搞清楚啊,奶奶要比您大五岁,您一定要带着奶奶一起变才是时髦爷爷。吴老先生情不自禁地笑开怀,向吴子真解释,他是与时代同步,没有被思想束缚,当然他希望吴子真进了龙泉之后也不要被任何思想束缚,一定要大胆创新做好老年人的工作。
  
  没过几天,公司再次召开大会迎接有学历年轻人的到来。8名年轻人其中有3位刚断掉家中孩子的奶之后来应聘的,按蒋栋梁的说法是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即有能力又有责任性。当吴子真听到这句话时,大胆地站起身来发表了自己的想法,她说她虽然是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学生,但她愿意向前辈以及师长们学习,避免算盘子拨一下动一下被动态度,用心开动脑筋,取得岗位上的主动性。蒋栋梁一边听一边伸出大拇指表示赞赏。当进一步了解时,得知吴子真的爷爷就是吴老先生,蒋栋梁更是欣喜万分,他说,世界是如此的小,爷爷与孙女竟然不约而同地来到龙泉,是龙泉的幸运,我相信有缘千里来相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