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清:穹隆之恋(大型音乐剧)之第三幕魂断葬花谷

时间:2017-8-25 09:46 |作者: 沈彤 |来自: 上海文艺网

王德清

  穹隆之恋(大型音乐剧)
  
  编剧:王德清
  
  剧诗:王德清
  
  艺术指导:王玲
  
  演出单位:内江市大千演艺有限公司(四川省内江市歌舞团)
  
  第一幕:离开石板河
  
  第二幕:举义凤凰寨
  
  第三幕:魂断葬花谷
  
  第四幕:梦在长沙湖
  
  剧情介绍:山鹰和喜鹊出生贫苦,父母都是地主家的长工。当16岁的喜鹊被迫要嫁给地主做姨太太的当晚,山鹰扒开地主家的窗户救走了喜鹊躲进深山,不愿受压迫的穷人跟着山鹰当上了劫富济贫土匪。其父母被地主折磨而死,两颗勇敢的心走上了复仇的路,最终山鹰带领众乡亲投奔八路军去了。山鹰走了,同时也带走了喜鹊的心……
  
  人物表:山鹰(一个穷苦的孩子,从苦难中革命走向胜利的人)
  
  喜鹊(一个苦难多情的女子,用一生希冀盼来黎明的人)
  
  地主(一个拥有一方财富而又贪婪好色的人)
  
  泼皮(一个机智聪明而又滑稽无耐的叛徒)
  
  傻蛋(一个预言很准的人)
  
  联络员(地下共产党联络员)
  
  女特派员(国民党)
  
  管家(一个刻薄而又鬼点子多的人)
  
  莲子(一个忠实善良的人,)
  
  山鹰和喜鹊的父母(忠厚朴实的长工)
  
  众乡亲若干人
  
  穹隆之恋(大型音乐剧)之第三幕:魂断葬花谷
  
  【幕启,天幕上LED呈现美丽的穹隆地貌……
  
  【山鹰和喜鹊在给乡亲们分发粮食……
  
  【队伍中出了背大刀持长矛扛鸟枪外,也增添了一些短枪和长枪……
  
  画外音(合唱)
  
  是谁在沱江边上徘徊?
  
  那一夜月亮,
  
  梦见了山和海。
  
  是谁在风雨廊桥等待?
  
  那一双眼眸,
  
  注满了情和爱。
  
  杜鹃花开,
  
  开出一片片云彩。
  
  有梦的世界,
  
  有我们同在。
  
  【泼皮裤裆里别着短枪大大咧咧地从山下带回一个漂亮的女特派员,聚义堂众人皆惊呼唏嘘……
  
  泼皮(得意地)
  
  国共合作不干仗,
  
  不分国民和共党。
  
  联络员、特派员,
  
  都是我们的保障。
  
  特派员(自信地)
  
  我有粮、我有枪,
  
  跟着国军有希望。
  
  傻蛋(不服地)
  
  共产党、像太阳,
  
  照到哪里哪里亮。
  
  山鹰(平和地)
  
  不管那个党,
  
  只要是劫富济贫除暴安良,
  
  穷则思变,
  
  团结就是力量。
  
  (集体说唱)
  
  变变变、变个笑脸吧,
  
  变出个人生大智慧成功失败一刹那。
  
  是非曲直不算啥,
  
  恩怨爱恨都放下,
  
  变变变、变个脸行吗?
  
  山鹰(静静地)
  
  风要走雨会不会留下?
  
  时光的皱纹都刻进了春秋冬夏。
  
  梦里把自己放逐天涯,
  
  醒来可能是满头白发。
  
  喜鹊(深情地)
  
  花含泪梦能不能抵达?
  
  生命的色彩都蘸满了酸甜苦辣。
  
  幸福让疼痛破译密码,
  
  等来也许是满天朝霞。
  
  山鹰喜鹊(合)
  
  变个脸好吗?
  
  苦也罢乐也罢微笑都留下。
  
  真真假假装装傻,
  
  眼睛会说话。
  
  变个脸好吗?
  
  爱也罢恨也罢是非都放下。
  
  开开心心无牵挂,
  
  好梦会开花!
  
  (集体说唱)
  
  变变变、变个笑脸吧,
  
  变出个人生大智慧成功失败一刹那。
  
  是非曲直不算啥,
  
  恩怨爱恨都放下,
  
  变变变、变个脸行吗?)
  
  【傍晚】
  
  【泼皮屁颠屁颠地陪着女特派员下了山,傻蛋将他俩送出寨门……
  
  【山鹰与傻蛋耳语后,两人悄悄地从寨子后门下了山……
  
  【泼皮和特派员出现在地主家,傻蛋从房顶的瓦缝里看到了这一切……
  
  地主(面对特派员挑逗的)
  
  风追着雨飘,
  
  我也想要要要要。
  
  谁都会心跳,
  
  羞得草儿低头笑。
  
  泼皮(嬉皮笑脸地)
  
  山挽着水跳,
  
  我也想要要要要。
  
  谁都会害臊,
  
  吓得月儿弯了腰。
  
  地主、泼皮(合)
  
  我也想要蝴蝶来了,
  
  梦儿筑了巢。
  
  爱情的奶酪已烙好,
  
  我也想要任你唠叨。
  
  特派员(风骚地)
  
  我也想要蜜蜂来了,
  
  花儿开了苞。
  
  心中的火苗在燃烧,
  
  我也想要要你拥抱。
  
  【傻蛋轮着眼珠子转了一圈,看到斜下角窗户捅破的纸孔里那一双熟悉的眼睛……
  
  【女特派员怀里抱着地主家的猫发现了他们,“喵”的一声串了出去,傻蛋一不小心弄响了瓦片,山鹰暴露被俘……
  
  【地主大院灯火通明,山鹰被捆在厅堂的柱子上……
  
  地主(得意地)
  
  地上有路你不走,
  
  地狱无门你来啥?
  
  泼皮给我杀了她,
  
  现在你就是管家。
  
  女特派员(制止且坚定地)
  
  不管你们敌和友,
  
  都是我的左右手。
  
  一起喝杯酒,
  
  要为党国来分忧。
  
  【泼皮在地主身边点头哈腰的像只狗,山鹰愤怒的目框里被泪水浸满(切光)
  
  【凤凰寨,傻蛋向喜鹊和共产党地下联络员汇报这一紧急情况,喜鹊暗自神伤……
  
  喜鹊(伤心地)
  
  谁的影子在哭泣,
  
  声声飘过我梦里。
  
  远远的街灯亮了,
  
  那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联络员(心情沉重地)
  
  谁的脚印在传递,
  
  匆匆走过我心里。
  
  弯弯的河水走了,
  
  那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合唱)
  
  想你、与你相处的日子,
  
  云开雾散了你的气息。
  
  如果你是风、我愿化成雨,
  
  泥土中复活重新站起。
  
  想你、与你重逢的归期,
  
  春上秋下等你的消息。
  
  如果我是花、愿你化成蝶,
  
  轮回中哪怕醉生梦死。
  
  【联络员和傻蛋连夜带着人马下了山……
  
  画外音(领唱、合唱)
  
  开满野花的路通向葬花谷,
  
  路上的花轿唢呐去向何处?
  
  谁又看到了你的红袖香酥,
  
  我听到了你的故事山重水复!
  
  女人的眼泪化成满天的雾,
  
  男人的身躯化成满山的竹。
  
  鸟儿飞走了、花儿哭了,
  
  那一夜伤心的红炷谁向谁倾诉?
  
  山鹰的衰鸣那是你在叮嘱,
  
  喜鹊的歌声那是你的祝福。
  
  梦儿惊醒了、心儿疼了,
  
  那一夜结束的恩怨已埋进黄土!
  
  开满野花的路通向葬花谷,
  
  路上的花轿唢呐去向何处?
  
  谁又看到了你的红袖香酥,
  
  我听到了你的故事名传千古!
  
  【轰天的炮火染红了黎明……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