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诗人》海派诗人——徐俊国 致万物(组诗)

2019-11-7 09:06  |  作者:徐俊国  |  来源:《海派诗人》

大仓桥:致恭敬

有一些鱼经过我,我却叫不上它们的名字。
陌生是好的。互不相识,也互不亏欠。

一颗安静的心,对得起红尘滚滚的生活。
干净的夜风,对得起一条河蜿蜒向前的浑浊。

从桥上看,北斗七星有些陈旧,
它正好可以低调。不璀璨,也不孤单。

月光也有稀薄的时刻,
但大仓桥依然明亮,因为它古老。
你看,风吹着有沧桑感的事物,
总是那么恭敬。


散步者:致修辞的拐弯

野鸭对一条河的了解,
不仅仅浮于水面,
还经常沉潜,试试深度。
小时候,我也喜欢扎猛子,
练习憋气,沉溺于危险的游戏。

这些年,生活把我教育成一个散步者。
岸边,酢浆草空出一条小径,
我被尽头鼓励着走向尽头,
把未知的弯曲,走成已知的风景。

这个过程带有惊喜——
春风轻拍枝条的关节,
拍到哪儿,哪儿弹出花朵。

正如你们所知,花开是有声音的。
除此之外,
晨光,唤醒视力……
爱,调整琴键的呼吸……
每一种修辞,
都有妙不可言的拐弯……
所有这些,我都深深迷恋。


递进:致香客、门徒和孝子

从寺庙进去,从前世出来
这是虔诚的香客
从当代进去,从古代出来
这是自然的门徒
以凋敝的方式离家出走
带着修辞的香气回到亲人中间
这是语言的孝子

二月递进为三月
人升格为人生
香客在红尘中行善
自然的门徒在山水间散步
语言的孝子忍受着独身的自由


重阳节:致寓意

重阳节,无山可登,无高可攀,
有酒却不知与谁醉,我只好
扛着一座城,去怀念一小块
比泪腺还小的青草地。
重阳节,有爹妈,没故乡,
到处是菊花和胜利,
每一朵笑容都丧失了寓意。
重阳节,没有九层糕可吃,
我只好吃键盘,吃红灯,
吃一些瘸腿的交通事故。

有一年实在没啥可吃,
我就跑到老虎的眼睛里,
像吃面条那样,
吃掉了一条干净的小溪。
那年重阳节,古今我一人,
光洁的额头,渗出许多波纹。


悲秋:致一个字一个字

你说秋虫叫得好听,
其实它们在悲秋。

悲秋就是用翅膀上的霜,
或者嗓子里的雪,
表达凉薄的愁。

小愁是芭蕉表达风,
大愁是虫子在啃老皇帝的家书。

我爱的人在远方替我喝酒,
我有些难过。

一首诗越写越短,
我往时光的深渊里看了看,
一个字一个字,泪流满面。

作者简介:徐俊国,1971年生于山东平度,现居上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北京大学访问学者。著有诗集《鹅塘村纪事》《燕子歇脚的地方》《自然碑》《徐俊国诗选》和诗绘本《你我之间隔着一朵花》。获华文青年诗人奖、冰心散文奖、汉语诗歌双年十佳等。



责任编辑:杨博         沈彤
新闻热线:021-61318509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上海文艺网客户端
上海文艺网手机
文艺电台客户端下载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54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