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〇后作家王萌萌畅谈十年公益心路

2019-7-28 12:16  |  作者:马亚会  |  来源:劳动观察


  12年志愿服务,帮助200多名少数民族贫苦学生获得长期结对资助……说起王萌萌的经历,大概一天也聊不完。
  
  高挑的身材,清爽的短发,一袭长裙飘飘,一对时尚的白色耳环随着轻快的步子摇曳,看上去俨然一副职场精英的干练模样。如果不是事先看过照片,笔者很难想象,这就是当天的受访者——全国最美志愿者、80后作家王萌萌。
  
  此次采访缘起上海文艺出版社近日推出的一本新书《路上好姑娘》,作者就是王萌萌。尽管是本行旅札记,散文的写法也并非当下最受欢迎的文体,但在百度上搜索一下,简短的内容介绍还是让笔者充满了期待。
  
  12年志愿服务,帮助200多名少数民族贫苦学生获得长期结对资助;撰写3部反映志愿者工作生活的长篇小说,被誉为“21世纪的青春之歌”;获封“全国最美志愿者”、“上海志愿文化宣传大使”……说起王萌萌的经历,大概一天也聊不完,而我们今天要讲的,是四个关于勇气和信仰的故事……
  
  放弃白领成为全职志愿者
  
  没有钱也没有闲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2006年秋天,希望书库上海办事处在东华大学招募“志愿者”。当时,王萌萌刚刚大学毕业,在陆家嘴一家公司做设计工作。当她从朋友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后,虽然对这个岗位有所耳闻,但志愿者真正做什么,王萌萌并不了解。
  
  为了打破每天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满心好奇的萌萌决定去试一试。就是这一试,让她的人生轨迹悄然发生了改变。萌萌告诉笔者,最初做志愿者时,许多工作都是她从未接触过的,包括为山区的孩子募集、清理爱心图书,策划、组织慈善文艺演出,以及独立带队去山区做公益项目。
  
  在第一次赴云南贫困山区给孩子送书的活动中,王萌萌看到一些三四年级的孩子,脸上竟有了像老年人一样的皱纹,不少孩子当时一天只能吃一顿饭,可他们依旧笑容灿烂地生活着,这让自幼生活在都市中的萌萌深深地震撼了。
  
  那次返沪后,回到了物质充裕、舒适便捷的上海,萌萌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寝食难安、魂不守舍,她的心被孩子们牵着,留在了那个风光绮丽却偏僻闭塞、贫困落后的山乡。之后,只要有空,萌萌还是像以往一样继续着希望书库的志愿者工作。可是,时间却没有冲淡她对大山深处的牵挂。
  
  决定只在一瞬间。随着书库工作越来越忙,原本就“心有所属”的萌萌毅然辞掉了安稳的白领工作,正式成为了一个每月仅有800元“生活补贴”的全职志愿者。那年,她23岁,还和两个同学挤在一间出租屋里,没有钱,也没有闲。
  
  如今回想起来,萌萌坦言,那其实才是她走向社会的第一站。“这条路是艰苦的,一开始日子过得很勉强,家人、朋友都不太理解。”可是,萌萌坚持着,在这份艰辛的工作中,她收获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的快乐。

  
  十年如一日扶贫帮困
  
  “半路出家”开启写作之路
  
  如果说,从陆家嘴白领到全职志愿者,是王萌萌人生路上的第一次转角,那么尝试写作大概就是第二次了。这一次的原点,同样还要回到云南红河州元阳县,那里是萌萌时常对别人讲起的第二故乡。
  
  2007年,萌萌再次来到这里,除了志愿工作,她与当地一位彝族女教师马素英做起了搭档,一起建立了“一对一物质资助加情感关怀”的长期结对公益助学模式。在素英老师的陪伴下,萌萌走访了当地许多偏僻村寨和乡村小学,深入体验当地人的生活。
  
  在那里,她曾经冒雨走八小时山路,探望了腿脚不便还依然坚守在马鹿塘小学任教的瑶族老师;她目睹过衣衫破烂、光着脚走进图书室的孩子,眼睛里瞬间闪耀的清澈光芒。那是和萌萌熟悉的城市完全不同的世界。
  
  后来,萌萌与当地一名自幼失怙的苗族女孩小美结了对,开始更加频繁地往返于沪滇之间。每年到元阳县黄茅岭乡支教、看望受助的孩子,成了萌萌的心头大事。也正因为有了这些与多数同龄人不同的经历感悟,促使萌萌走上了写作之路。而那些生活的馈赠,则是她创作的无尽源泉。
  
  萌萌说,如果每个写作者在创作上都拥有一口自己专属的井,这井与自己内心最深沉、最刻骨的情感相连,井中之水是创作生涯中常用不衰的永恒母题。那么她的那口井,就在红河州山区,与一个叫小美的苗族女孩相连。
  
  而萌萌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大爱无声》,就是以元阳县为地点原型写成的,洋洋洒洒20余万字,她一气呵成。多年里积聚的情感,以文字的方式全部倾倒出来,让萌萌觉得酣畅而痛快。“好的文学创作一定需要激情,我对这个群体的感情太深了,她们就是我走到现在的原动力。”萌萌动情地说。
  
  现在,写作和公益仍旧占据着萌萌生命的大半。今年下半年,她还会回到自己志愿服务生涯开始的地方,用10到20天的时间做做家访,继续帮助当地的孩子和城市的爱心人士进行助学结对。之所以坚持,她说,是因为看见那些身处困境之中的孩子无法放手。
  
  环保、野保、就业
  
  公益之路还有很多需要去做
  
  近几年,小说创作已不足以充分表达萌萌对贫困山区教育问题的思索,闲暇时酷爱旅行的她,又开始了新的行走。比如此次《路上好姑娘》一书中,有一篇名叫《绿色行记》的散文,内容其实就是萌萌在2008年创作第二部长篇小说《米九》时的采风手记。
  
  为了体验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者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她前往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住进鹤场的职工宿舍,和丹顶鹤养护人员同吃同住;走进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藏北羌塘无人区;徒步进入环境极端恶劣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遭遇山体滑坡,几次险些丧命。那年,萌萌也只有26岁。一次次来自生命的震撼,让她更扎实地感受到了活着的意义。
  
  不仅如此,这些年,萌萌还创作了国内首部反映中外志愿者群体的八场大型话剧剧本《花椒的歌谣》,反映上海中外社区志愿者的长篇电视连续剧剧本《爱如晨曦》,并拍摄了一部关于马素英老师和儿童弱势群体追求梦想的纪录长片《书术梦嫫》。一个人承担起编导、摄像、剪辑、解说、后期制作的全部重任,萌萌乐此不疲,只为真实记录下这位让她无数次心生敬意的彝族乡村女教师的悲喜、无奈、坚守和梦想。
  
  当然,无论多忙,每年萌萌还是会回到云南。尤其是近几年,山区的生态遭到破坏、梯田农耕慢慢消亡、民族文化受到冲击,诸多问题引起了萌萌更深的思索。虽然随着国家对贫困县的扶持,山区的硬件、软件方面已比十年前有了很大改善,但观念落后、就业问题等仍然很难改变。公益路上,她知道,还有许多事值得去做、需要去做。
  
  跨过生命至暗时刻
  
  赤诚之心想要走得更远
  
  采访最后,萌萌主动谈到了新书最后的一篇文章《沉重地飞翔》,那是萌萌不久前刚刚度过的一场生命劫难。她告诉笔者,书出版之前,自己也曾多次纠结是否将此文发表,毕竟那是于她和家人而言,一段极其艰险且尚在继续的征途,是生命中再难以忘记的至暗时刻。
  
  可是,萌萌生性乐观开朗,既然挥之不去,索性选择敞开。为了告诉自己,也为了鼓舞更多人,无论身处何种境遇都不要失去希望。采访时,萌萌显然已经不再在意提及此事,但下笔前,笔者还是选择了不做过多赘述。我想,那是她生命中正在经历的又一次蜕变,同样关于勇气和信仰,那是任何语言都无法阐述的,无声或许是此刻最好的尊重。
  
  可喜的是,今年8月,萌萌的新书《路上好姑娘》就要在上海书展首发亮相了。十年公益的行旅札记化成十余篇文章,浓缩为这五个字——路上好姑娘。我想,那不仅是萌萌心底最惦念的大山深处的姐妹,也是她灿烂青春的最好写照。
  
  余秋雨先生说:“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就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的确,世界上本没有什么必然的成功模式,所以不必去模仿迎合,谨小慎微。十年灿烂青春,原本也不需要任何人、任何地方帮你安放,安放在自己的手心足矣。你唱歌的时候她和你一起投入;你舞蹈的时候她和你一起怒放;你远行的时候她和你一起听风。一步有一步的风景;一步得一步的欣喜;一步换一步的心境。
  
  恰如萌萌,这些年,偶尔回到都市,繁华与喧嚣中,她的故事可能被更多人知晓了,各类报道、荣誉奖项加持,王萌萌这个名字被刻上了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但那颗纯真的、跃动的赤诚之心,依然潜藏在她的内心深处。她知道,十年公益,路并未走完,她还要走得更深更远。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上海文艺网客户端
上海文艺网手机
文艺电台客户端下载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54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