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引诗情到碧霄——评《方圆论像》

2019-7-19 10:00  |  作者:张楚舒  |  来源:上海文艺网

诗人费碟《方圆论像》诗集


    (作者:张楚舒)“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对诗歌的本质作了这样的诠释。可以说,诗歌的根是思想感情,苗是言语,花是音韵,它的果实就是意义。而《方圆论像》就是这样一本“可见,可闻,可摸”的诗集。在费碟先生的诗歌王国中,他精心浇灌的诗歌之花含苞待放,散发着诱人的芳香。“言中有物,故闻之足感,味之弥旨,传之愈久而常新”,诗人丰富的思想翻山越岭,带给我们的启迪历久弥新;而几行小诗组成的旋转动人的音律,又引领读者踏上音乐之旅。费碟的诗,正如他自己所说:“应当是音乐、韵律、节奏和情感的有机统一,是想象、绘画、意念与人性的魔方组合。”诗人以自己的作品践行了他的诗歌宗旨。

  
  清代诗人袁枚有云:“诗生于心,而成于手。”思想是诗歌的源头,诗人的所见所闻一旦与灵感相交会,顷刻千言。“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诗歌笔墨所至,无不是诗人的思想感情受到“一鹤排云”的启发而冲至云霄。
  
  在《方圆论像》中,透过作者笔下短短的几行诗句,我们跟随着诗人的思想和情感去感悟自然风貌、人文历史、世间百态,去捕捉一瞬间的电光石火。
  
  “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这就是诗人通过诗歌带给我们的心灵震撼。
  
  普通的一盏灯,在诗人眼中,就被赋予了丰富的意蕴。在《方圆论像》里,作者似乎对“灯”这个意象情有独钟。
  
  《书馆台灯》中的“灯”给眼光“延续更长更透的接触”,让气息“宁静宁远地感悟”,随季风“跳起家门国门的舞步”,伴清茶“升华袅袅悠长的器宇”,为读者“打开温馨对流的窗户”,诗人在灯下漫笔,精骛八极,心游万仞,想象力展翅高飞,从灯光联想到生活的点点滴滴,读者看到的这盏“灯”,也从诗中感受了明亮和温馨。作者笔下的灯都是极具生命力的,在《山庄路灯》中,我们徘徊于山庄夜晚蜿蜒的小道,唯有那一抹路灯的温暖照亮了前路,也驱散了心中的黑暗,“照大了纯朴的山庄”,而山庄也在“渐渐发育慢慢粗壮”,山庄与路灯,是这样密不可分,紧紧相依,路旁无私奉献的灯照亮了山庄的前程。
  
  《花丛中的灯》的则是坚守忠诚的战士,它“冲破黑暗又曝光阴险,让黑夜中的生灵从从容容”,从诗句中我们看到的是坚韧、无私、不屈的花丛之灯。
  
  “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诗人运用神思时,联想广泛,形象思维将无形的思绪化之为有,生动地呈现于读者眼前。《朱家角的水梦》中,夕阳余晖,流动的湖水,入港的游船,半醒的小镇,勾勒出了一幅缱绻缠绵的画面,我们顺着船舫沿河而上,感受着小店人家,大红灯笼带来的古典韵味,河畔的吆喝悠远绵延,读者仿佛已醉倒在这影影灼灼的水梦之中。
  
  而《夕阳醉湖》带来的美学体验与《朱家角水梦》如出一辙。如血的夕阳在湖面拍打零碎的波浪,醉影的余晖在诗人的眼光中悠扬地飘动,他化身湖前的灯笼,摇亮每一艘小小的船舫,在迷蒙的灯光中,我们枕着水乡入梦。江南水乡的佳境入驻作者的诗中,便成了令人回味无穷的佳句。
  
  诗源于方寸。心中无情,则作诗为文如无米作炊。“人必先有芬芳悱恻之怀,而后又沉郁顿挫之作”,在费碟先生的诗集中,我们处处都能聆听作者的心语。“你要启航了,而彼岸是那么遥远”,《启航》的开篇,作者道出了启航的伤感,“送行的人群一路祝愿,道别的心情五味俱全”,远行的游人心中充满了忐忑又满怀期待,“是春笋总要拔节生长着才干,是航海不怕扬起远征的风帆……”,作者在诗中贯注了对远征者的鼓励,最后,他迸发最有勇气的呐喊:“启航了你嘹亮的笛声,划破长空扬起你最真诚的呼唤。”
  
  这首诗把坚定的信念献给所有为梦想远航的人们。
  
  《西域石碑猜想》中,作者发思古之幽情,面对记录历史发展足迹的石碑时,回味当年战马的铁血悲嘶,羌笛长鸣,沧海桑田,历史穿越百年,一切经过皆化为须臾,而诗人的诗情化为一句悠长的呼唤:“哦,留下吧,心灵深处那西域的辽阔的神话,那长鸣的呜呜羌笛,那无际的黄沙残壁。”其声振天,回响于寥廓的西域天空。
  
  费碟先生的诗歌给予我们的不仅是思想上的震撼,其诗歌在韵律、节奏方面的着力更令读者得到美的享受。
  
  “一片温馨,几多柔肠,飘飘洒洒的企望,慢慢走进,深长狭窄的小巷,拖出斜斜的身影,慢慢摇曳,多情而无际的梦乡。”《遥望》如同一首柔美宛转的歌谣,我们在月光下倾听作者诗语,桃花的芬芳含着欲滴的月亮,柔柔的一抹清辉,是静谧中无声而又动人的旋律。《书馆台灯》的五节诗句,错落有致,整齐划一,音节协调,读来琅琅悦耳,清脆可歌,正可谓“箫来天霜,琴生海波”,费碟先生的诗歌有如萧鸣、琴奏,音韵美妙感人,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细雨、绿荫,温柔地红艳了你心、我心,挡不住地轻轻静听,喧腾的急流有远有近,掩饰的脉脉含情,一泻千里,成了奔腾不息的心。”《太极桥》不紧不慢的节奏道出了太极桥默默无语的温柔,全诗转韵自然,悠扬动听又饱含情感,太极桥对“鹊桥情人”的呵护,奔腾而又柔婉地脉脉流动,带给城市一帘幽梦,音韵、节奏、情感交融,借物抒情,饶有情致。
  
  “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诗画同源,费碟先生的诗歌颇具摇曳多姿的画面感。“一堆堆小店人家,一盏盏大红灯笼……廊桥河畔,像星星入赘,悠远的阵阵吆喝,摇晃如醉,细雨如飞。”水乡的小桥流水,生活百态,如画轴渐渐展开,其中有声有色,多姿多彩,仿佛整个小镇风光都跃然纸上。
  
  《B超前的微笑》是一位母亲在黑白屏幕前看到胎中新生命时露出的温柔笑意,浅浅的微笑却因为小生命的运动而有了波澜,如此细微而又温馨的画面在作者的诗歌中顿时有了灵气,令读者不禁莞尔。
  
  值得一提的是,费碟诗歌分了三辑,其中一辑专用中华新韵写的格律诗,三百多首格律严谨的诗,都颇具特色;而新旧诗中有写人物的,总有画龙点睛,一气呵成的感觉,比如写张爱玲的:“此身对错皆如雨,却叫坊间论舍得”;写张烨的:“体内乾坤通透灵,晶莹气贵贯七情”;写周小燕的:“金钟穿越绕环宇,燕语挨家送风骚”;写周润发的:“真善凡间高妙事,独将光影写飘逸”等等,其中写到的还有贺友直、杨绛、黄亚洲、陈鹏举、艾思奇等等;有些诗由于源于生活高度提炼,让人反复吟咏,,依然有滋有味,如《心态》《鞠躬》《饭局》等等,读者不妨自己体会更有感触。
  
  诗歌是诗人想象力的精灵,在诗歌里,我们找寻着诗人睿智的思想,充沛的情感;诗歌是诗人灵魂深处的歌唱,在诗歌里,我们侧耳倾听诗人内心涌动着的激情。“函绵邈于尺素,吐滂沛乎寸心”,尺幅千里,诗歌包含诗人眼中的万千世界,费碟先生的诗集,带着我们的情思飞至碧海云霄。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上海文艺网客户端
上海文艺网手机
文艺电台客户端下载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54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