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才子“不务正业”去养狗,数载艰辛变身宠物教父

时间:2019-2-22 16:33  |  作者:嵇振颉  | 来自:上海文艺网

  吴起是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的高才生,原本拥有一份收入丰厚的工作。他却不顾父母反对和朋友异样的目光,不务正业地辞职去“养狗”。创业初期,他经历过很多波折,特别是一次意外事故,差点断送他的梦想。他选择坚守,终于华丽转身为“宠物教父”。

  一、偏离正常人生轨道,南大才子辞职去养狗

  1980年12月,吴起出生于浙江温州,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教师。小时候的吴起胆子很小,还有些自卑,上课被老师提问都不敢回答。然而一只叫“阿福”的小狗,彻底改变他的性格。三年级时,他在垃圾堆里发现垂死的“阿福”,身上脏兮兮的。“阿福”被抱回家后,不敢和小伙伴说话的吴起,开始和它说话。“阿福”陪伴他整整十三年,吴起和它分享全部的喜怒哀乐。在这个交流过程中,他逐渐变得阳光、开朗,愿意和别人说话,慢慢学会微笑。他小学时倒数的成绩,到了初中进步到中游,而高中时已经是全班前5名。1999年,吴起考上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父亲还把吴起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揣在包里,逢人就夸赞儿子如何出色。

  2003年,吴起大学毕业,因为喜欢电子游戏,与同学合伙在南京开了一家电子游戏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关门歇业。2004年,他到南京一家传媒公司上班,养了一只雪橇犬(哈士奇),取名奥斯卡。哈士奇体型大、运动量更大,主人一天不在家,它会撕碎沙发、把家里弄得一片狼藉。每天下班回到家,看见奥斯卡与家具“战斗过的痕迹”,他心里充满纠结:究竟是将其送走?还是尽量多陪陪它?爱狗的他选择了后者,不过希望通过专业犬类训练机构,让哈士奇不再那么“亢奋”。

  通过朋友介绍,他找到南京警犬研究所一位训犬师。两周后,他接到训犬师的电话,说奥斯卡不适合继续接受训练。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奥斯卡接回来,发现它受过严重的体罚和惊吓。吴起心里很难受,决定好好学习饲养和训练狗的知识,以弥补对奥斯卡的歉疚。

  查询大量资料后,他发现国内训练犬类的教学方式,绝大多数是针对工作犬的。在这种训练模式下,有些宠物犬反而会增加不良行为。出生于教师家庭的他突现灵感:这不是和家庭教育方式差不多吗?打骂不是很好的教育方式,应当倡导快乐式教育,培养人与宠物建立“游戏”的交流,而非强制的管教。他把目光投向国外,希望找到比较科学的宠物犬训练方法。

  凭着那份执着与耐心,被训犬师认为无可救药的奥斯卡,不再有极强的破坏力,还能根据他的指令完成很多花式动作。每当他训练奥斯卡时,旁边会有很多路人驻足观看。有人觉得他的训练方法很好,当场提出让他训练自己的宠物犬。促使他下决心创业的,是所在公司为楼盘策划的一场“宠物运动会”。在网上召集参与的名犬,原先只打算召集二三十只,没想到当天来了100多只宠物狗。这次活动,让他看到宠物市场蕴藏着巨大商机。

  2006年9月,吴起放弃传媒年薪高达20多万的公司品牌策划经理工作,在南京市区租了20000平方场地,创办一家宠物乐园。他这个决定,招致父母强烈的反对。尤其是父亲,更是气得眼泪掉下来。父亲冲着他大吼:“哪有大学生去做养狗这样的事情的啊?我坚决不同意。”就连他要好的朋友郁萍都说:“你这是不务正业。你这个南大才子,怎么能自甘堕落呢?”

  二、意外事故引发信任危机,坚守梦想终成宠物教父

  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吴起的宠物乐园正式开门营业,刚开始生意的确不错。然而2007年5月,《南京养犬管理条例》出台,让不少人开始减少带狗出门的频次,有些养户甚至不再带狗出门,这让宠物乐园遭遇毁灭性打击,周末从近千只宠物狗上门到只有几十只。再加上不菲的运营成本,让他亏了不少钱。难道这条路真的选错了?真如父亲和朋友所说,自己是不务正业、自甘堕落?不会的。自己明明已经看到这个潜在的巨大市场,只是自己一时还未找到合适的创业路径。经过缜密思考,他关掉宠物乐园,将剩下的钱开了一家宠物店。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许多宠物店降价吸引顾客。而吴起的宠物店没有卷入价格战,凭借优质服务与技术特色很快在市场中脱颖而出。他把更多精力放在宠物教育和人才培训上,放弃手上部分项目,计划打造宠物行业的“新东方”。而人才培养,需要引进国外先进的理论体系和平台,就在这时,吴起“结缘”世界飞盘狗大赛。有位记者采访国外一位选手,问中国人在这项比赛的成绩如何?然而这位选手傲慢地说,他还没看到过中国人站在这个赛场上。

  这句话点燃吴起心中的斗志。就冲这句话,我就要训练出具有世界级比赛水准的狗狗,让他们收回这些傲慢无礼的话。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朗朗成为他的战友。朗朗是一只边境牧羊犬,因为胆子太小,“辗转”过好几个家庭。刚到他这里,只要见不到人,它会不停吠叫,整整三天三夜,引来周围邻居的投诉:“如果你不能采取办法让这只狗消停,我们就报警,让警察把它带走。”怎么办?当时,朋友对他说这只狗很有灵性,他这才把郎朗领回家。现在训练才刚刚开始,它喜欢叫的习性却招致别人的反感。难道只能让警察把它带走处理吗?不行!可是还有其他办法吗?万般无奈下,吴起对郎朗说:“如果再乱叫,我就将你送人。”奇怪的是,朗朗似乎听懂他说的话,叫唤的次数和频率显著减少。看来这只狗很通人性,吴起决定对它进行特训。朗朗每天和他一起跑步,逐步去尝试那些高难度动作。它学得很快,学会某个特技动作,只需要花费其他狗狗三分之一的时间。

  然而,朗朗的顽劣习性仍会发作,这让吴起头痛不已。有一次,吴起同时训练三只狗时,朗朗在一旁不时捣乱,让训练效果大打折扣。这家伙,怎么净给自己添乱?要是当初让警察把他带走就好,也省得后面有这么多麻烦。吴起越想越生气,将郎朗痛打一顿,打完以后就后悔了。世界上没有训练不好的狗狗,只有不会训狗的人。明明是自己做得不到位,还要去怪狗狗,这不是有点“强狗所难”吗?正在他准备向它道歉时,突然不见朗朗的踪影。他赶忙让所有店员去寻找,半小时后还没有消息。吴起再也坐不住,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地沿路搜索。那天天雨路滑,由于骑行速度过快,吴起没控制好车头,一头撞到树上。他也顾不上疼痛,继续搜寻郎朗的踪迹,终于在离店两公里的路上找到它。吴起把它抱在怀中,低声说着“对不起”。此后,他想尽各种办法引导朗朗,慢慢戒除它身上的劣根性。随着时间推移,它也变得越来越乖巧、听话。只要吴起一个眼神,它就知道该做什么。

  此后,这对黄金搭档出现在《中国达人秀》、《出彩中国人》、《鲁豫有约》、《谁与争锋》等节目的舞台上。吴起被聘为多部电影中的宠物技术指导,而朗朗也在影片中“客串”角色。他和朗朗的出彩表现,引起飞盘狗世界杯国际顶级运动犬赛事机构的关注。2012年,他与赛事机构建立全面合作关系,每年在中国举办AWI飞盘狗世界杯中国预选赛。

  就在事业蒸蒸日上时,一场意外差点让他偃旗息鼓。2013年8月,一只金毛犬的主人找到吴起,希望由他亲自来训练小狗。对方反复说这只小狗是他的心肝宝贝,千万不能委屈它。见对方这么说,吴起自然很小心,和小狗寸步不离。当天晚上,吴起在睡觉前叮嘱助手,一定要时刻注意这只小狗的情况。那天天气很热,气温高达40℃。实在忍受不住高温煎熬,助手把空调温度又调低两度。半夜十二点,那只金毛犬表现得很异常,不停地伸舌头、喘粗气。“吴哥,出事了,快醒醒。”被助手这么一推搡,吴起揉揉惺忪的睡眼,来到金毛犬旁边。“吴哥,这只狗究竟怎么了?”眼前情况,并没有吴起的足够重视。和狗狗在一起这么多年,狗的习性他几乎都摸清楚了。或许是这只不适应环境,产生一种恐惧、焦躁的心理。要让它平静下来,步入给它喂点食、让它喝点水。助手照着吴起的话去做,金毛犬果然消停了。“还是吴哥见多识广,我是大惊小怪。”危机暂时过去,助手冲吴起笑了笑。

  然而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到了第二天早晨,金毛犬身旁出现了一团吐出的狗毛。吴起赶紧把金毛犬送去宠物医院,诊断结果是中暑引起的发烧。吴起请医生火速抢救,输液、打强心针、做心脏复苏,抢救近两个小时,金毛犬依旧不见好转。等主人赶到医院时,那只金毛犬已经死了。

  面对死去的小狗,金毛犬的主人直接泪奔,只说了一句话:“我恨死你了。”吴起赔偿了两万多元,这件事并未了解:微博、微信以及网络论坛,关于吴起的负面消息层出不穷。有人借机对他发起人身攻击,给他扣上“骗子”这顶帽子。很多在客户纷纷把送来的小狗领回去,其中有一位女性客户的话很有代表性:“小狗已经成为家庭成员之一,我对它投入很多感情。我肯定要把小狗领回去,因为它有可能会死掉,这个风险我不愿意冒。”

  有位朋友对吴起说:“这可能是你的竞争对手在搞你,一定要查出幕后真凶,让造谣者得到法律制裁。我有个同学就是赫赫有名的律师,他经手的案子胜诉率很高,要不我让他来接受这件事?”吴起摆摆手,他不想把事态进一步扩大。“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相信时间会给出真相。

  但是此后一个阶段,吴起却经历创业后最低谷的阶段。那一个多月间,他只接待过一个客户,那还是他多年的朋友。付清员工的工资和货款,他身上只剩下200多元。那些日子,吴起常常用方便面解决一日三餐。随着店里生意日益冷清,很多员工不辞而别。到2013年10月,店里只剩下了一个员工。刘璐就是那个最后留下的员工,她对那段艰苦时期还记忆犹新:“他每次来都骑个单车,上面载着朗朗。我心里特别没底,好像明天就会发不出工资。很多员工不是就因为这个离开吗?当时,整个宠物店就剩我和吴老师两个人,我在楼下接待顾客,他一个人在楼上训练郎朗。”即使如此窘境,父母给吴起打电话询问近况,他只说三个字:“还可以。”

  那阵子,吴起的几个朋友经常陪他聊天喝闷酒。那天送走几位朋友,吴起趁着酒劲儿给父亲打电话,反复说这句话:“老爸,我爱你。”电话那头,也传来父亲哭泣声。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压抑内心的真情实感。挂断电话,他倒头就睡,似乎如释重负。

  第二天上午,母亲特意从温州的家里赶过来,恳切地对他说:“你不会做生意就回家去吧,你搞得现在这样子,我和你爸都很担心。”吴起对母亲说:“妈,等我先把南京的事情处理好,再回家好吗?”可母亲走后,吴起却不愿意就此撤退,这时候回去意味着彻底失败,再没有机会证明事情的真相。

  那时,吴起最缺的就是钱,只能四处找合伙人。2013年11月,他的执著打动两个朋友,凑到110万元,租下200多亩地,在当地创办一家宠物培训学校。合伙人谢峰这么评价吴起:“他受了这么大打击,仍然没有倒下,潜意识里觉得他一定会成功的。因此,我毅然把工作辞掉,跟他一起干。”2014年初开始,他在南京各大公园举办宠物培训公开课,现场传授实用技能。这种免费培训课受到很多宠物狗主人的欢迎,他收获越来越多铁杆粉丝。短短一次课程显然无法满足需求,越来越多的人报名参加他的宠物狗培训课程。尽管1—3个月的课程价格在8000—15000多元不等,还是无法阻挡人们的热情。

  吴起的教学形式轻松易懂,没有过多艰涩难懂的理论,常常穿插一些实际案例,并有手把手的教授。参加培训后,每位学员都能在各自“宠友圈”中成为“小专家”。从创立到现在,他大概有了数千名学员,已经训练过近2万只宠物狗。其中不仅有对宠物狗的训练,也有对狗主人的培训课程,还有和宠物狗一起的亲子课程。吴起乐呵呵地说:“很多家长养狗其实是因为孩子需要陪伴,或者孩子的要求,教好小朋友怎么和狗狗相处,他们会更有爱心,也更容易专注。”

  除了这种普及性的培训教育,吴起还牵手APG国际宠物训练交流机构,引进国际最先进的教育培训模式,大批量培养专业宠物训练人才。现在每年从吴起宠物犬训练班毕业的学生有上百人,而他针对宠物主人的“亲子式培训”受到业内的广泛认可,他也从“宠物达人”蜕变为“宠物教父”。

  三、关爱自闭症儿童,“岔路”前行赢得更多尊重

  2015年1月,吴起在《鲁豫有约》节目现场泪流满面,因为主持人念了父亲写给他的一封信。八年多来,父亲接受不了“上南大的儿子跑去养狗”的事实,没有跨进过他工作过的地方。而倔强的吴起,也有近四年没有回过家。那封信中,父亲说自己知道他从小喜欢狗,只是担心他从事这个行业有没有前途。然而这些年来,他算是想通了,无论儿子做出什么选择,都会在背后默默支持。父亲诚恳的话语,彻底击中吴起心中最柔软的那部分。2016年3月,父亲第一次踏入吴起的宠物店,隔在父子之间的那堵高墙,在此刻彻底“坍塌”。

  事业上的成功,父亲和家人的理解,吴起的人生似乎再没有什么缺憾。然而,他却把目光投向那些自闭症患儿。他们被称作“来自星星的孩子”,长期以来一直无法被社会正常接受。为了给孩子治病,这些父母倾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却收效甚微。2015年6月,来自哈尔滨的夫妇带着自闭症患儿,来到吴起的宠物训练基地。孩子的父亲驱车三十多个小时,从哈尔滨风尘仆仆赶到南京,希望通过与小狗的接触,改善孩子的症状。在训练场上,这位患儿表现出和小狗亲密的模样,这让夫妻俩的脸上露出欣慰笑容。在宠物基地呆了近一天,这位父亲连夜开车把妻儿送回老家。为了治愈孩子的自闭症,这位平时在深圳工作的父亲,连续开车这么长时间,着实很让人感动。从那一刻起,他就许下心愿:一定要尽力帮助这些家庭。通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吴起建立了“医疗服务志愿者”体系,为有爱心的狗主人提供免费培训,将他们家的狗狗训练成合格的“医疗服务犬”。到目前,他已经救助了100多个自闭症儿童的家庭。

  然而在“医疗服务犬”活动中,还是会发生一些意外。有个来自河南的家庭,9岁孩子对狗狗兴趣特别浓厚。正好那天有郊外活动,吴起带着父母和孩子来到户外拓展场地。这个孩子带着“医疗服务犬”往小水坝的方向走去,那个地方落差有三米,底下是水泥地。他担心孩子有危险,尾随在后面。孩子来到水坝旁,竟然把“医疗服务犬”推下去。由于绳子攥在孩子手中,“医疗服务犬”悬在半空,很痛苦地吠叫。吴起的心里不是滋味:他原本希望让“医疗服务犬”去帮助自闭症患儿,谁曾想在此过程中狗狗会受到伤害。这不能责怪孩子,他对行为后果一无所知,更需要别人去善意引导。既然要帮助他们,就必须付出这样的代价。经过一下午的活动,这个孩子变化很大。活动前,孩子摸狗狗时是用拳头去摸,到最后他会摊开手去摸。孩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也愿意和狗狗进行交流。通过这个成功案例,他觉得自闭症儿童并非无可救药,还是要靠耐心去引导,采用科学方法去矫正。只要持续努力,这些孩子会出现积极改变。

  此后,吴起根据自闭症患儿的不同情况,设计不同的训练内容。2016年初,吴起希望送上一份特殊礼物。既然他们被称作“来自星星的孩子”,那就干脆送上一份来自天空的礼物吧。他带来一只经过特殊训练的狗狗,让孩子们和它一起跳伞。那一天,孩子们都玩得很疯。好几个患儿的父母都流下激动的泪水,对吴起的这份爱心表示诚挚的感谢。

  2016年的5月1日,吴起将组织一场飞盘狗大赛。活动中还会进行募捐,以期从经济上帮到这些孩子。他还在筹划拍摄一个公益短片,希望让更多人了解自闭症患儿,让他们得到更多来自社会的关爱。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上海文艺网客户端
上海文艺网手机
文艺电台客户端下载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54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