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岂止在一角

时间:2018-11-28 11:02  | 作者: 吴钟麟  | 来自: 上海文艺网  | 阅读 :48

  她只有十三岁,是一名小学生,但她超越年龄的深沉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是我女儿的一名校外学生,每周周末来我家学外语,从来准时,成绩优异,而且总是有说有笑。今天却一反常态。刚坐下就显得很疲劳,怯生生地问道:“今天上课吗?”我女儿体察其意,说:“你有话想跟我说?”

  原来她的同桌开刀住院了,她陪了整整一星期。那天上体育课,那位男同学被撞了一下,连摔了三四个跟斗,就出现大吐血,大家一下紧张了起来,因为他原先患有白血病。班主任连忙给他的家长挂电话,他父亲说马上就赶来,可是迟迟不见人影;他母亲回答得更干脆:“他现在跟我已经没关系了”。因为他的父母早已离异了,孩子判给父亲,而这个父亲只是每天给他二元钱当作伙食费而已,别的从不过问。孩子在吐血,双亲却不照面,怎办?老师纷纷解囊,急送市级一流医院,经诊断,确诊为白血病晚期,急需开刀。

  “一听说要开刀,他哭了,哭得好伤心,”她潮红着眼眶说,“他是我的好朋友,人家孩子有父母陪,他孤零零的,我很难过,就约了六位同学一齐去陪他。他怕死在手术台上,我也担心,我不知道这时该说什么,我想应该安慰他,因为我多么希望再跟他坐在一起读书啊!

  “就要被推进手术室了,他眼泪汪汪地盯着我,我心都碎了。人家孩子动手术都有家长等在门外,而他只有班主任和同学守候着。手术进行了五个小时,我们也整整等了五个小时,然后又护送他进入重病监视室。老师要上课先走了,我们没有走,他很虚弱,常常流泪,我提出七个人每人一小时轮流值班护理。虽然有护士,但我看得出来,他更需要我们.现在他也只有我们,我们都很困,但想到他没有父母的关怀,我们再累也愿意,他好孤独啊!”

  一口气讲了那么多,她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老师,我们七人的家庭都是完整的。”

  “你这话好像要告诉我什么,是吗?”

  “是的,你也许想不到,我班四十八个同学有三十六个爸爸妈妈离婚了,他们说都是跳舞跳散的。这大概有些特别,不过其他班级也有。我发现,这些同学的脾气都很怪,非常敏感,他们对我们很冷漠,甚至有些敌意。我们不可以大笑,特别不可以谈爸爸妈妈待我们好,本来都好好坐在一起聊天,只要我们一说开头,他们就会虎着脸一个个走出教室,弄得大家冷冰冰的。有时我把带来的苹果分给他们,他们会一口拒绝,甚至说我是假关心,是想显显自己双亲全有,说得我直淌眼泪。但我不怪他们,这是因为他们缺乏家庭温暖,难免嫉妒。”

  小小女孩说出这样的话,我深为其早熟而感叹,她本不必想得那么深.她根本没注意我们,始终沉浸在冷漠的追忆中。

  “生活在这班中一点不开心,无形中分成两派,互不关心,就是他们自己也是自管自。那位同学大吐血,他们都只是干着急,围着看,谁也没提出参加护送,我知道他们都在想着自己,倒是我们这些健全家庭的孩子富有同情心。”

  “你做得对,”我女儿鼓励她,“你很幸福,应该分点幸福给那些不幸的同学。”

  没料到,她忽然抬起头来,睁大黑亮的眼睛,那眼睛里流露出深深的忧郁,甚至含有某种恐惧:“老师说我幸福是吗?是的,我很幸福.爸爸已经为我准备了全部读大学的费用。可是每当我看到离婚家庭的同学站在走廊里独自呆望天空的身影,我常常会莫名其妙地感到害怕,要是有一天我的爸爸妈妈也离婚了,那我不也同他们一样可怜吗?这个星期我见到那位同学在病床上常常偷偷流眼泪,我越来越害怕,今天我终于憋不住问妈妈,你们会不会不管我而离婚?妈妈很理解她的女儿,她搂着我说:‘傻丫头,就是实在要离,也要等到你大学毕业。不许胡思乱想!’妈妈的话使我感到温暖,但不管怎么努力,我总抹不掉这个阴影。”

  自古有“同病相怜”之说,现在是“不同病也相怜”,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少年儿童尤为敏感与脆弱。一个家庭的解体,正如一石击起千层浪,影响所及,岂止是一家之儿女?

  刊于1994年第10期《家家乐》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