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锡祥:吕其明和他的红旗颂

2022-5-30 13:02  |  作者:薛锡祥

(左三)薛锡祥(左四)吕其明
  一、《乐坛点将》
  “把对祖国、对人民的热爱,全都融进了音符,写就了管弦乐序曲《红旗颂》”——吕其明
  2021年6月29日上午“七一勋章”颁授仪式,著名的人民电影音乐家吕其明踏着他谱写的《红旗颂》旋律缓缓步入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接受授勋。时间已过去将近一年,他的心至今还在感动。此刻,他的眼前再一次浮现1965年2月那个“上海之春”。那时,上海各家文艺院团纷纷报上备选节目,组委会捋了一遍后,觉得歌颂祖国、歌颂党、歌颂人民军队的作品不多,能否写一首叫《红旗颂》的音乐作品?提议者是著名指挥家黄贻钧、丁善德、贺绿汀。乐坛点将,贺绿汀将目光转向吕其明:“这任务就交给你吧,一周后交稿!”
  吕其明颇为意外,回到家门,就将这事与夫人李凌云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凌云深知其明,有令即行,闻风而动,毕竟曾经是10岁参军的“红小鬼”,15岁入党的“小老革命”,26岁写《铁道游击队》一员血气方刚的虎将。再说,其明刚从上海音乐学院进修毕业,既有作曲理论基础,又有纯器乐创作实践经验,也有强烈挑战欲望,就说:“我看你行,但有难度。不过……”
  凌云停了半拍,略有所思。又说:“《红旗颂》,应该是党的颂歌、祖国的颂歌,人民军队的颂歌。红旗,是信仰的象征,希望的标志。你来写,应该胜任!”
  “小李,有你这句话,我就成功了一半,”其明很自信。
  “我有这么大的能耐吗?”凌云笑了笑。
  “有,你是我们家的‘政委’、‘舵手’,不仅给我出主意,还给我把关。”
  凌云又强调一句:“你是烈士的儿子,对红旗,有切身的感受。”
  是啊,这小俩口说出了心里话。此时,其明想起了父亲担任新四军第七师皖江抗日根据地行政公署主任,在战略转移期间,被叛徒出卖1945年11月英勇就义于雨花台,为红旗洒下最后一滴血,给其明留下一首绝命诗:“忍看山河碎,愿将赤血流。烟尘开敌后,扰攘展民猷。八载坚心志,忠贞为国酬。且喜天破晓,竟死我何求?”其明哽咽了。再说,凌云和他同是军人,一个是八路军,一个是新四军。1947年初,其明由新四军抗敌剧团与凌云的华东文工团合并。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他们在红旗引领下同进上海滩,又同年11月16日转业到新成立的上海电影制片厂,其明搞音乐,凌云搞演出,每天都能看到这座新生的上海飘扬的红旗。
  1951年5月,经过铁牛搭桥,刚确定关系,其明就被调到北京新影厂音乐科作曲组。1952年底,凌云也调到新影厂。国庆节那天,他们一早就骑自行车到天安门广场听国歌,看升旗……这对年轻人充满浪漫,像孩子般蹦跳着,歌唱着……想到此,其明眼眶里就转动泪花。
  凌云说:“我看你可以动笔了。”
  “嗯。不过,我还想到在创作中始终坚持形象鲜明、旋律亲和的原则。力求雅俗共赏,一定让普通民众能够听懂,一定要民族性格鲜明。交响乐是外来的东西,但是进入中国,必须与我们民族的语言、与老百姓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融合起来,才能更好地发挥它的能量。”
  凌云默默地点头。
  接下来,其明在新乐路147号5楼居所,关门谢客,一个星期,埋头书写,把对祖国、对人民的热爱,全都融进了音符,庄严而神圣,荡气回肠优美旋律,仿佛化作千言万语向着红旗倾诉,写就了管弦乐序曲《红旗颂》。
  1965年5月,在第6届“上海之春”音乐会开幕式上,由指挥家陈传熙指挥,上海交响乐团、上海电影乐团、上海管弦乐团联合首演,其恢宏气势犹如浦江奔向入海口,令人荡气回肠,热血沸腾。只因他有过战火洗礼穿越风云的经历,才能绘制这样气吞乾坤宏大乐章。
  《红旗颂》久演不衰,成为在我国音乐舞台上上演率最高、电视、广播播放次数最多的音乐作品之一,被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评选为20世纪世界华人音乐经典,并被中国博物馆收藏。

  二、《跨世纪的经典》
  “我的交响乐创作,沿袭一根红线,从我三十几岁开始到现在,始终紧紧连接我对党、对人民这颗赤诚的心。”----吕其明
  《红旗颂》的横空出世,是中国音乐界的洪钟大吕,其大气磅礴,开一代先河。
  1979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怀抱,《红旗颂》乐曲响彻在威多利亚港上空。
  1999年12月20日,澳门升起五星红旗,《红旗颂》旋律荡漾在莲花绽放的水天之间。
  1999年,“嫦娥一号”升空之前,全国网上公开推选听众耳熟能详,最喜爱的音乐投票活动揭晓,《谁不说俺家乡好》荣登榜首。这首歌相伴“嫦娥一号”遨游太空,被歌迷称之为“神曲”“仙乐”。
  1999年,已经古稀之年的吕老相继完成了管弦乐组曲《雨花祭》和弦乐合奏《龙华祭》两部新作,用另一种方式唱出了他心中永远的红旗颂歌。
  2000年,为纪念吕老从艺60年,“吕其明作品音乐会”在上海大剧院拉开帷幕,《龙华祭》一亮相,就引起轰动。
  从2005年1月开始,在全党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央视推出《永远的丰碑》专栏,每天都能聆听到《红旗颂》。一位曾经在海军某舰艇当政委的张友成上校,是《红旗颂》的忠实听众。他说:“尽管我和作曲家的职业并不相同,却在《红旗颂》音乐语言中,找到了共同的初心,共同的使命。”
  2009年,正当建国60周年之际,由1500人组成的海陆空军乐团,2500人首都学生合唱团,在天安门广场,共同演绎了《红旗颂》。
  2009年,北京人民大会堂,再度拉开新年音乐会帷幕,英国BBC爱乐乐团,将《红旗颂》作为曲目的首选。
  2010年,在《红旗颂》首演45年之际,一群来自上海市徐汇艺术幼儿园的最小听众,挥舞45面五星红旗,涌向舞台中心,面向吕老齐声高喊“红旗爷爷!”
  艺术无国界,佳作得人心。2008年元旦前夕,世界十大指挥大师之一的祖宾·搀塔指挥以色列爱乐乐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精彩演出,为表达对作曲家的敬意,这位国际级大师还专程来沪,向吕其明赠送他的一根银色指挥棒和他亲笔签名的精美礼品盒。
  2017年7月3日,CCTV4播出《向经典致敬》,吕老在央视和全国电视观众见面。令人难忘的是,热情洋溢的主持词表达了亿万观众对吕老的敬仰:“为最初的信念寻觅,为新中国交响乐奠基,为心中的美好讴歌,为人民的追寻举旗,一部《红旗颂》,让我们听见种子发芽的过程,理想开花的结局,穿透岁月风雨,你依然闪耀在心中的高地,倾一腔热血给历史留下印记,听惊雷再起为神圣标注距离。”
  2018年8月19日的青岛,15个国家500名音乐家的欧美青年音乐节,以恢宏气势奏响了《红旗颂》。与此同时,北京爱乐者青少年交响乐团代表中国参加了在法国总部的盛会,分别在巴黎、蓬斯和容扎克三地举办了4个专场音乐会,每一场必演《红旗颂》。
  《红旗颂》对吕老来说,感到最欣慰的是,莫过于得到社会的认可,能再次出现在2019年9月28日国庆七十周年的阅兵式中。此时,正逢90岁高龄的吕老个人传记《人生步步是音符》新书发布会,前来祝贺并接受采访的上海劳动模范,优秀的共产党员姜峥说:“吕老的作品影响了我们几代人。无论是他《音符里的畅想》音乐理论,还是他的《创作歌曲选》我都喜爱,对音乐殿堂展现的《红旗颂》那种波澜壮阔的气势更是情有独钟;对《城南旧事》《庐山恋》《雷雨》等洋溢淡淡哀愁、沉沉相思的电影主题曲和插曲我也尤为喜爱。新书发布会上,红旗艺术团团长吴林、政委卢江……向该团艺术顾问吕老表示祝贺,红旗艺术团演员还当场将吕老围在中间,向他歌唱《红旗颂》。
  当人们这样喜爱、这样赞赏吕老作品时,吕老却说:“我不求《红旗颂》笼罩什么耀眼光环,只要它伴随着时代的脉搏跳动,融入社会并被广大听众所接受,这是对我最高的褒奖,也是我最大的幸福。更是促进我写出有正能量、有感染力,能够温润心灵、启迪心智,传得开、留得下,为人民群众所喜爱的优秀作品。”

  三、《感谢生活》
  “我感谢生活,生活对我来说,是必修课,我创作的灵感,激情、音调、旋律,都是从生活波涛撞击中迸发的璀璨浪花。”---吕其明
  无数次的成功音乐创作都是来自其明爆发式的灵感、激情与活力。究其原委,不能不说这都源于他长期学习、生活、感悟的积累。其明解放初从部队文工团转换角色,改为电影配乐行当,这是他人生转折点。以前他拉小提琴,可以单打独奏,现在面对的是一支庞大的交响乐团,尚未摸透电影音乐门道,一时迷茫。
  1952年,他接了电影《淮河》配乐任务,就到淮河工地去深入生活。有一次,他远远听到一个民工在唱家乡小调:“金金花/你为什么长在沟埂上/你那么香/为什么长在沟埂上/一日得了她/我把你移到高台上/家花野花一样香。”这对其明很有启示。还有一次,其明和另外两位同事到山东体验生活,登上烈士陵园附近的一座山上,一片片梯田,一朵朵白云展现在他眼前,激动异常,一首《谁不说安家乡好》的词曲便脱口而出。
  1956年,其明为电影《铁道游击队》配乐,写出了《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归功于解放战争时期,他在山东搜集研究了当地大量的民歌、戏曲、音乐调性和语言。影视配乐虽然让其明名噪一时,但他却很清楚,自己不是科班出身,音乐理论尚浅。凌云劝他:“磨刀不误砍柴工,你还是到音乐学院去磨磨刀吧。”
  1959年,其明进入上海音乐学院攻读作曲和指挥,一学就是三年。30多岁的他,成了学院年龄最大挂着上海音乐家副主席、上海电影乐团团长、
  上海电影制片厂音乐创作室主任头衔的特殊学生。在课堂上,探讨刘庄老师《黄河》钢琴协奏曲创作经验;倾听陈铭志教授讲述的“复调”和《赋格学》;领教桑桐先生《关于和声的半音化问题》《和声学六讲》《和声学教程》;琢磨黎英海传授的《汉族调式及其和声》……在书本上,声乐套曲唐诗三首中的《枫桥夜泊》、电影音乐《聂耳》和《海囚》的剖析,都打开了他的眼界。
  理论与体验生活的结合,使其明的电影音乐创作如鱼得水。1990年,为《焦裕禄》电影作曲,其明到兰考体验两个多月生活,追寻焦裕禄的足迹,走进一个个村镇,一户户人家,一面收集焦书记感人事迹,一面搜寻河南音乐。其中包括河南民歌、号子、山歌、田歌、风俗歌、小调、灯歌、儿歌及叫卖调等等。在他的音乐作品中,把焦裕禄作为一个普通人来写,始终贯穿一个“情”字,并加上李雪健演唱比喻性的《大实话》插曲:“墙上画虎不咬人,共产党是咱的好领头……”使这部影片一炮走红,主演焦裕禄的李雪健将“金鸡奖”“百花奖”影帝一齐揽入怀中,他掏心窝地说:“苦和累都让一个好人焦裕禄受了,名和利都让一个傻小子李雪健得了。”
  一次,其明从大庆回家,饭后闲聊,凌云问他:“你最开心的是什么?”
  其明侃侃而谈:“生活是我的底气,离开生活,就是痴人说梦,空中楼阁。体验生活过的作品,总是带着泥土的芳香。人民喜欢我的作品,就是我的开心,我的幸福。”于是,他还讲了一个故事:
  1966年5月2日早晨,他在大庆体验近三个月生活之后回上海。到了哈尔滨车站找乘务员登记卧铺,刚回到座位上,乘务员走到他身边:
  “你就是吕其明?”
  “我是。”
  “跟我来。”
  乘务员把其明带到餐厅:“你先在这里休息,到了天津,我会给你解决卧铺,你别急,只要不开饭,你就在这儿坐着,我肯定给你解决。”
  不一会儿,“一座座青山……”等一连串的电影歌曲在车厢里回响。
  在餐厅里,其明的思维就活跃起来了。回忆在大庆一件件难忘的事:旷野日出、王铁人、油井、“磕头机”、战井喷……脑海中像放电影一样,激情,灵感油然而生,很快就写出了《大庆战歌》主题音乐。
  到了天津,吕其明换到了一张卧铺票,连声说:“谢谢!”
  “不客气!”列车员莞尔一笑。接着又说;“我是电影音乐迷,我和我的同行都喜欢听你写的歌。”
  到了济南站,车厢里又听到列车员广播:“乘客们,我们的列车已进入了微山湖地区,这就是当年铁道游击队战斗的地方,接下来请听《铁道游击队》的插曲《微山湖》。接着《红旗颂》的音乐,又在车厢里响起……
  凌云逗其明:“这是绿皮车厢为你开的音乐会。”
  吕老常说,军队是他的娘家,很想回娘家看看。离休之后,先后来到福建国防战备库、云南红河州雷达哨所、长春空军飞行学院的摇篮、胶东半岛的军营、吴淞口的舰艇等体验国防现代化的发展,感受尚武、精武的战斗精神,与白族年轻军官赵光武交上了朋友,和基层政委韩匡凯结为知己,与飞行员、宇航员的摇篮空军长春飞行学院院长齐路通将军结为忘年之交……为20多个军师团及连队无偿写歌,完成了他回报钢铁长城的夙愿。
  
  四、《把心交给祖国》
  “音乐融入我的生命,使命铸就我的灵魂,音符塑造我的人生。用我全部的赤忱、毕生的精力,热情讴歌亲爱的祖国和人民……这就是我的心愿。”---吕其明
  2016年3月7日在全国“两会期间”,由上海文广演艺集团主办,上海爱乐乐团承办的《把心交给祖国——吕其明作品专场音乐会》在北京大剧院亮相,并以此向建党95周年献礼。
  我作为晚会撰稿人,见证了这场一票难求,座无虚席的艺术盛宴。
  吕其明在出发之前定调:“进京赶考”。
  考的怎么样?鲜花与掌声回答了他。
  出差西安专程赶回看演出的著名作曲家徐沛东说:“吕其明老师,是音乐界的标杆”,福建省电影家协会主席张绍同也专程从福州飞到北京观摩,他感言:“吕其明的传世之作,给人无尽的感悟。”
  空军某部部长徐国建大校接受记者采访,他的感受是:“《红旗颂》在舞台、在屏幕我不知看了多少次,听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有新鲜感。这次和吕老坐在一起,欣赏他的大作,我倍感荣幸、亲切。”
  摄影艺术家何厚明先生每逢吕老重大音乐盛会,从不缺席。这次他又从济南赶到北京。在他心里,吕老就是诗人、画家,用音符作诗、作画,有意境、有韵律、有画面感,在聆听观赏之际,总是获得美的享受。
  演出之前,记者们听了爱乐乐团党总支书记陆蕾团长的介绍:“吕老作为我们爱乐乐团的老团长,一位德艺双馨作曲家,他每一个作品都被我团青睐。他的作品在我们手上传播,成为我们的名片和标志。他先后为电影《铁道游击队》《家》《红日》(合作)《白求恩大夫》《霓虹灯下的哨兵》《庐山恋》《南昌起义》《寒夜》《城南旧事》《雷雨》《焦裕禄》等40多部故事片,200多部(集)纪录片和电视剧作曲。同时还创作了大量其他声乐作品,并获得了金鸡奖、飞天奖、终身成就奖……今晚演出除了吕老近作《使命》(与陈先光合作)之外,基本上都是曾经风靡全国的电影金曲。”
  《把心交给祖国》在吕老六十多年创作生涯中,首次在北京亮相。作为策划、创意的吕老,对晚会的提议:“既要贴近观众的欣赏心理,又要在瞬间点燃集体记忆。”
  大幕拉开,管弦乐序曲《红旗颂》为前奏,激情舒展音乐主题的C大调……双簧管演奏,如歌行板;连续的三连音,让人们在这华彩乐章中,感受到共产党颂、光明颂、解放颂、幸福颂,进而产生共鸣。《使命》为压台戏,与前奏曲《红旗颂》首尾呼应,相映生辉,可谓是一脉相承的姊妹篇。这两个相隔60周年不同时期的作品,却有着相同的传承,那就是传承共产党人红色的基因。《使命》有倾诉,有呼唤,有呐喊,展现了民族苦难史、抗争史、发愤图强史。《使命》中使用的民族、民间音乐元素非常丰富,既有大提琴凝重的慢板,也有二胡深沉哀伤的低吟与唢呐喧闹欢腾的和鸣,形成鲜明的对比。在乐器方面选择了与西洋乐队配合,产生了特殊效果。
  演出之后,吕老在观众面前发表自己的感言:“今天,能够在北京举办我的专题晚会,是我多年的梦想。我是一个抗日的老兵,一个文艺战士,从十岁参加革命直到今天,音乐融入我的生命,使命铸就我的灵魂,音符塑造我的人生。用我全副的赤诚,毕生的精力,热情讴歌亲爱的祖国和人民,这就是我的心愿。最近,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创作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只有这样,才能听的懂,传得开,留得下,我将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生命不息,笔耕不辍,为人民群众写出无愧于时代的好作品。”
  《把心交给祖国》,是其明的心愿,也是凌云的心愿。凌云因病不能到北京,她的心却在其明的音乐声中跳动。
  音乐的事业,是其明和凌云共同经营的。其明常说:“我的成绩有你的一半。很多作品进入构思时,总是征求你的意见。写好了,你是第一个听众。你说好,一锤定音;你说不行,一票否决,推倒重来。在家庭,你是最高权威,说一不二。我写“土琵琶”,你一听就说好,当场通过。《红旗颂》作曲,每逢开夜车,你捧来你爱吃的夜宵,就算给我加油。你是我的好妻子、好老师,也是我的‘把舵’的好政委。”
  半个多世纪,这一对夫妻相互搀扶,同病相怜共度难关。在凌云卧床不起已感到时日不多,她提出了安排自己的后事。
  其明说:“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养病。”
  “人,迟早会走的。战争年代,我们都幸运地活过来了。可这个病,再熬,也熬不过今年。有些事,趁我还在,商量一下。”
  “凌云,别说了。”其明终于克制不住,抓住爱妻的手哭出了声。
  2016年11月,李凌云还是走了。走之前,她不担心女儿、女婿、外孙女。最牵挂还是他这个忠贞不渝相濡以沫的老伴,曾患有严重的腰椎病,动过大手术,腰里安了2块钢板、6根钢钉,已是91岁的吕其明,手,有点颤抖,还在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抒写着,吟唱着,忙碌着,坚持着……
  七一勋章,是吕其明先生佩戴的荣耀;而《红旗颂》,是他和我们用心唱响的颂歌……
 
  
  责任编辑:沈彤       杨博
新闻热线:021-61318509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上海文艺网客户端
上海文艺网手机
文艺电台客户端下载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20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1 沪ICP备13019820号-5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5446号